很高兴遇见你.
这里是专写甜文的抖M.感谢你的喜欢.
现实中非常非常杂食.
但文只写旬斗文.
PS:有坑慎重!

【段龙·泉秀·旬斗】离你的心脏更近一些

Title.离你的心脏更近一些.

Couple.段野龙哉x龙崎郁夫.佐野泉x中津秀一.小栗旬x生田斗真.

Setting.旬斗和段龙皆情侣关系.泉秀属于暧昧期.



Couple1.段野龙哉x龙崎郁夫.

Content.

段野龙哉按照约定时间来接他难得早放班的恋人,不巧的是大雨滂沱,而两人很默契的都没带伞。


龙崎郁夫看着雨没有要停的迹象就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说“Ta酱,没事的,你车离我也不远,我跑过去就行了。”

“不允许,乖乖的呆在那里,别给雨淋到。”

“Ta酱...”

“你还在感冒,要是变成发烧会很麻烦,就在那别动,等我。”说完,段野龙哉挂了电话。


龙崎郁夫意料之中被对方拒绝,也只好乖乖呆在对面看着自家恋人冒着雨跑进便利店的样子,想起平时做事慢条斯理的他,这么着急起来是为了自己,心情就愉悦了起来。


而买好伞的段野,一步一步的向他靠近。


他的发丝上沾满了晶莹的雨滴,甚至有些放肆的在发梢处滴落,悄悄的顺着他俊俏的脸的轮廓滑到下巴处,黑色的风衣看不出有淋过雨的痕迹,但当龙崎的手触碰上时,透过指尖传来了凉意,里面的衬衫没有躲过被淋湿的命运,被雨水打湿的地方,颜色深了几个色调,却又若隐若现的显露出他的胸肌,还有他那先天就凹陷的左胸腔。


龙崎抚上段野的左胸腔,突如其来的温度让段野打了个激泠。“怎么了?”在问句还没结束前,龙崎就钻进段野的风衣里,把自己狠狠埋在他的怀里后,深深地吸气。愈加搂紧他的腰的手让段野不明所以,他又继续问道“怎么了?”


“Ta酱,你还记得小时候我第一次看到你左胸的时候吗?”

“嗯。”

“那个时候还小以为你得了什么严重的怪病会死去,一下子就呜哇的一声哭出来了。”

“然后结子老师以为是我欺负你,还教训了我一顿。”

“你该不会是因为记仇才记得这件事吧!?”

“不然呢?”

“....Ta酱....我当时真的是害怕你会离开我,你会比我先死掉,会失去那么好的玩伴我才不要。”

“哦?我对你来说只是玩伴?”

“当时啦当时...”

“那现在呢?”

龙崎郁夫把下巴抵在段野的胸口,湿润的感觉也传递了过来,他对视上段野的眼神,“更加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一亿个不要,你不能抛下我,你答应过的。”

“是是,不会抛下你的。”他一只手拿着还在滴水的伞,一只手搂上龙崎的腰。

“即使危险?”  “即使危险。”

“即使不得已的情况?”  “即使不得已的情况。”

“你都不会抛下我?”  “我都不会抛下你。”


雨还在下,人群也喧哗,但这对话的一字一句都好好的听到了心里,一字不差。


段野稍微拉开了点距离,发梢上的水有些调皮的滴到龙崎的脸上,他轻轻的帮自家恋人拭去,再将自己耷拉在前额的发缕往后撩上后,抵上对方的额头,低沉的声音在耳边缭绕起“ikuo,我很不负责任的想过我们最好的结局,就是死在一起,我们不会抛下彼此,没有谁先谁后,也没有过往的顾虑,当然,我也不会因为左胸的凹陷的离你而去。”


“前半段还怪感人的呢,但是,Ta酱你果然还是还在记仇吧!”

段野给赖在怀里的人一个小爆栗,“我会记得是因为你在我面前正真意义上的哭只有三次,而那是其中的一次,因为你每次哭都是我最无助最不知所措的时候,所以我记得。”龙崎感觉自己心脏被什么小小字眼击中,把人搂得更紧,又把脸重新埋进对方的怀里。

“干嘛?我话还没说完呢。”“嗯?”

“你有一种哭让我很舒心。”“什么?”

“当我在床上,用,力,干,你,的时候。”

“ta酱!!!!!!”

“实话实说啊。”段野一脸坏笑,却在他身上看出一丝风度。


[可恶,太帅了,连欺负我的样子都那么帅]龙崎心里想着。


他刮了刮对方的鼻梁,笑意在脸上还没消去“回家吧。”

龙崎依旧呆在那怀里,再贪婪的吸一口气,“嗯,回家。”



Couple2.佐野泉x中津秀一.

Content.

中津秀一发现佐野泉的左胸往下凹陷是在一次“借”沐浴露的途中。


那天他用直尺撬开佐野泉的浴室门,真准备偷偷的拿沐浴露的时候,不小心滑手,听闻到响声的佐野回过了头,视线对视上了之后,中津很是自然的用眼神打量对方的身体,从上往下的,然后感觉哪不对,又从下往上的看。


[这是高中生该有的尺寸吗!!怎么能这么......不,重点不在这!!佐野的胸腔!胸腔!!]


在看到佐野不对称的胸腔后,中津感觉周围的空气都浓缩了起来,他双手用力的搭上佐野的肩膀,说“佐野!!啊!佐野!!你的左胸怎么了!!你是不是吸气吸太用力了!!!佐野快放松!!只是看到了你的身体而已!!!也只是发现小佐野很大而已!我不会乱说的!很对不起!快放松啊佐野!!佐野!给点反应啊!”

“你是傻么....”

“啊!佐野快放松!你这样下去会死的啊!!!”

“冷静点中津。”

“佐野啊啊啊啊!”

“吵死了!”佐野泉拿过花洒,把水开到最大向中津秀一射去,虽然两人原本就是湿淋淋的,但现在的中津看起来有些狼狈,像讨厌洗澡的裕次郎,耷拉着毛发,两眼还泪汪汪的,双手微微的在颤抖。

“冷静下来了吗?”佐野泉把中津耷拉下来的头发往后撩了撩。

“...嗯...”

佐野指着自己的胸腔,“这是先天性的,不过不会有生命危险,听懂了吗?”

“...嗯...”

“嗯?你是笨蛋吗?”

“...嗯...”

“你根本没听进去吧…”佐野一把拉过中津,让他的手裹在彼此的怀里,触碰上他那强烈在跳动的心脏。


中津感受到从手心传来的律动感,那砰砰砰一下一下的击着自己的掌心,跟着化作闪电般刺激醒了自己的大脑。


“说了我不会有事,听到了吗?”


佐野的低音在小小的浴室里产生了共鸣,一字一句像是碰到墙壁就会反弹似的弹进中津的耳朵里。


“听..听到了!不用靠那么近说也听的到好吗!!”中津稍微用力地推开了佐野,往后退了一小步,却不料踩到被遗忘的沐浴露,接着就毫无意外的摔了个四脚朝天。


-

“嘶....好痛!轻点啊你个混蛋佐野!”

“别乱动。”

“很痛啊。”

“怪谁?自己撬锁进来偷沐浴露,接着自己摔个四脚朝天,还把脚扭的这么伤,你就是个笨蛋吧。”

“可恶,我那是借好吗!是借!还有我不是笨蛋!说别人是笨蛋的人才是...嘶很痛啦!”

“你安静点就不痛了。”


中津秀一现在就像个吃了瘪,委屈积满全身还无处发泄只好咬着被单的炸毛猫咪,而这只炸毛猫咪就裹着一条还不过膝的浴巾,坐在佐野的床上。但现在看佐野的视角太过糟糕,那家伙也是只裹着一条浴巾,单膝跪在地上,若隐若现的下半身,和湿漉漉不停在滴水的发丝,再加上力道微重的按摩,无法无视他的手在自己的身上游走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发什么呆呢?”

等中津回过神来,就对视上佐野无比近距离的眼神,其实也没有多近,只是之前从未有过而已。

“没,没发呆。”

“是吗,好了,但是近期还是不要乱动,不然伤会加重。”

“为什么佐野你这么懂?感觉真的没那么痛了。”

“我之前也受过这种伤啊。”佐野敲了敲中津的脑袋,“乖乖在这待着,我去给你带晚饭。”说着也换上了一套清爽的衣服,期间中津眼神看天看地就是不看他。“还是说我去叫宣岛来照顾你接你回去?”

“不,不用,在这里就好,你去吧我等你。”[你叫他来了的话不就没得和你更近的相处了吗,也不能让你照顾了....相处?照顾?中津秀一你是哪根筋搭错了!对方可是佐野啊!混蛋佐野啊啊啊啊啊!砰砰砰...你心跳个什么劲!!!]


中津秀一一个大翻身,把自己埋进被窝里,按压着自己的心脏[今天一天都太不寻常了]。


-

晚饭后,中津换上了佐野从自己教舍拿来的衣服。


“佐野今天不去溜裕次郎吗?”

“怕你乱跑。”佐野坐在书桌边,翻阅着书籍,但他知道自己完全没有看进去,反而有些许烦躁,就干脆直接合上了。

“我又不是小孩子!”

“但你是个笨蛋啊。”

“混蛋佐野!说了几次我不是笨蛋!”

“你就是笨蛋,好了,今晚你就睡这吧,等明天好些了再回你那边。”佐野作势要关灯。

“那你怎么办?”

“睡上面啊,瑞希走的时候有好好的收拾过,所以没关系。”

“你,你为什么叫他的名字啊?”中津感觉听到芦屋瑞希的名字是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滋味

,这个问句他脱口而出,自己也没有防备。

“怎么,你不也这么叫吗?”


事实虽然是如此,但是中津感觉委屈,明明这么久都没听过佐野喊自己的名字。


“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谁吃醋啊!你才吃醋呢!”

“那你赶紧睡好,我要关灯了。”

“就,就不能一起睡吗,反正大家都是男...男人嘛,也认识了很长时间,干嘛非要睡上面啊。”


佐野蹲了下来,试想看看红着耳朵低着头,说出这番话的中津的表情,可惜头发太碍事了。


“没有非要睡上面,和你一起睡我怕会压到你的脚。”

中津在这句话里听到了一丝可能性,“那你就抱着我睡啊,不要让我乱动就好了啊!”炸毛中津炸毛的说,却听到佐野一声叹气,或许是自己太闹腾了,“那你腾出一个位置给我,先睡好,我再关灯。”

“嗯?...好。”


所以现在就变成了中津枕着佐野的手臂,对方的呼吸有一下没一下的打在自己的脸上。

“脚选个舒服的位置放着。”

“哦,哦嗯。”

佐野整个人侧了过来,将中津搂在了怀里,“那晚安了,秀一。”然后轻轻的在他额头上落下一吻。


声音先穿过了中津的耳膜,让他不知所措,更别说察觉到后面的那一吻了,他有些慌张的缩在佐野的怀里,心脏的砰击力度像是要跳出原守的位置,他的手背不经意抵上了佐野的左胸膛,可能因为凹陷的原因,中津觉得自己的手背与对方的心脏离得很近,也察觉到了佐野规律呼吸下,跳的乱成一麻的心率。


中津嘴上挂起一丝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微笑,他又往佐野的怀里靠了靠,再喏喏的说了一声“晚安,泉。”



Couple3.小栗旬x生田斗真.

Content.

“斗真很喜欢枕着我这里呢。”说话的男人揉着那个正睡在他胸腔前的毛耸耸的脑袋瓜。

“因为感觉旬酱的心跳声能让我安心。”生田斗真蹭了蹭男人的手,便以对方的手为支撑点,抬起了头,注视着对方。


眼前的人是已经相识了近十年的人,名字叫做小栗旬,这名字听不腻也叫不腻,是生田斗真的小心肝兼小心坎,仿佛字里行间都充满了不一样的故事,饱含了他们十年来的一点一滴,叙述着他们的每分每秒,生田斗真之所以这么喜欢小栗旬的名字,是因为他们所有的故事都以介绍彼此的名字而开始。


时间让称呼“小栗先生”变成“旬君”,再由“旬君”变成了现在的“旬酱”,跨越度不大,但是蕴意总是藏的深。


但期间如果没有波折,那这段感情就不完美了,就像生田斗真总会对小栗旬抱怨“为什么你眼里像是装满星星一样的好看?而且它还总是水汪汪的,怪吸引人的你知道吗?”“你到底知不知道平时傻不拉叽的你认真起来帅的多要命?”“为什么总是对每个人那么用心,害得他们都爱上你了。”“还有我跟你的朋友在你不在时笑得很开心,不代表没有你我很开心。”诸如此类,相处了那么久,生田斗真唯一能挑出小栗旬的毛病就是孩子气,但他也不介意,因为多半是自己顺着他而造成的,所以在承担后果的他也是乐在其中。


现在的他处于一个70平方米的屋子里,是小栗旬的家,准确的来说,是他们的家。而生田斗真正把脑袋瓜依上小栗旬的手,嘴角微微的上扬,想着一些有的没的小事情。“枕着我的心窝说会安心,现在依着我的手还深情注视着我傻笑,我们斗真是怎么了?”


“就感觉到你真真切切的在我身边,很幸福。”生田斗真又趴回到了小栗旬的胸腔,“你最近好多通告,总是我自己一个人在家,怪可怜的。”

“可是用安心这个词太过了吧,听起来就像我会发生什么事。”

“因为感觉你会跟着别人跑。”

“跟着别人跑?你在想什么有的没的啊……我全身上下都写明了'我的主子是toma'呀。”

“诶-真的没在撒谎耶,心跳声好平静。”

“你是这样测试你爱人我的么...?”

“开玩笑的啦。”生田斗真撑起了身子,俯下亲吻那再也熟悉不过的嘴唇,然后慢慢说道“只是枕着你的胸膛,听着你的心跳,感觉会离你更近些。”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5)
热度(53)
© Ech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