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高兴遇见你.
这里是专写甜文的抖M.感谢你的喜欢.
现实中非常非常杂食.
但文只写旬斗文.
PS:有坑慎重!

【段龙】· 不曾离开你

*高中生设定

临近高校的毕业季。

“那个...龙崎前辈,请问中间这步骤换成这样可以吗?”一位学妹比手在A4纸上划来划去,还带着泛红的小脸颊。身为学长的龙崎郁夫,不仅看起来傻萌呆帅,还因为成绩优异全天遭人追击问问题。像现在,这位学妹后面已经排了一条长龙,每天来问问题的人都可以绕地球三圈了!龙崎郁夫看着这场面露出了一个超温和的大笑脸,但内心里他是崩溃的。[从早上开始到现在午休时间到底有完没完啊,啊啊...好想休息...]

他忙完这一波之后,乘着大家都去享受午餐的时候,他也拖着自己的躯壳和咕噜咕噜叫的肚子来到食堂的小卖部。眼见人群立起的海浪,还有..他们手中的教科书。

“诶诶,龙崎前辈!”一位四眼男子向他挥手,但他的反应是撒腿就跑。“诶诶...前辈怎么了?”四眼男子茫然的看着身边的伙伴,伙伴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吓到人家了呗,节哀节哀。”四眼男子反驳道“我只是想问他要不要帮他一起买而已啊!”他们不知道龙崎郁夫只是本能的跑开了而已。

龙崎郁夫来到了后花园,依靠着一颗樱花树,错乱的喘息声和肚子咕噜咕噜的叫声交错在这清静的环境里。微风吹的樱花瓣翩翩舞落,一股睡意悄然而袭,压过了饿意和劳累的喘息。

他依靠着树慢慢滑落下去——

{“诶..好熟悉。”跌坐在白雾里的龙崎郁夫看着眼前的这扇门,他缓缓地站了起来,向他眼前的门走去。步伐一步一步的划开白雾,他双手分别抚上门两侧,用适合的力道推开了它。他跨进门槛,背后的门随着他的动作消失了。

“ikuo。”熟悉的低音在龙崎的身后响起,龙崎郁夫先是罢了一下,然后转身。他瞪大了眼睛,双手紧抓裤边,颤抖的嘴唇发出两个字音“Ta..酱?”他带有疑问似的问着眼前皱着眉头的和他穿着同样校服的高中生段野龙哉

八年前他们同是生活在“乐园”里的孩子,但是因为他们爱慕的结子老师被模糊记忆中的金表男杀害了之后,他们被迫分开后,再也没见过面。

“ikuo,你为什么不来找我?”段野龙哉依然皱着眉头,但他的表情中参杂着几分痛苦,龙崎郁夫是知道的。“Ta酱?真的是Ta酱吗?”龙崎郁夫颤颤微微的跑了起来,向着高中版的段野龙哉。“ikuo,你为什么不来找我?”段野龙哉的声音再次响起,他的表情变的比刚才狰狞,令龙崎郁夫的鼻子不禁的一酸。他的心跳随着渐行渐近的距离,一拍一拍,递增着跳动,重重的,一击一击,碰撞胸膛。

他伸手试图去抓住段野龙哉,嘴里还喏喏地喊着“Ta酱。”就在抓住段野龙哉的衣角时,段野龙哉的脸开始扭曲,变成形形色色的回忆零片。周围顿时变得昏暗。失去重心的龙崎郁夫跌倒在地,双手紧紧握拳,任指甲陷入手心,流下鲜红的液体。}

“嘶...痛啊!这个笨蛋到底梦到了什么啊。”他坐在医床边看着躺在纯白的医床上的龙崎郁夫,白皙的肌肤与淡粉的嘴唇,显得他是多么憔悴。龙崎郁夫的眼角滑过晶莹的泪水,打湿了他长长的睫毛,嘴里微微的在喃喃些什么。他站了起来,低头舔去了龙崎郁夫眼角的泪水,用没有被握住的左手把龙崎郁夫前额的头发往上拨了拨。“要好好休息啊,笨蛋。”他眼里蕴含着几分宠溺。龙崎郁夫紧了紧双手,感受到前额传来的温度,皱了一下眉再缓缓睁开眼睛。

“咿哑!”医务室里传开一阵怪叫“Ta.Ta..Ta...Ta酱!?”龙崎郁夫看着眼前的青年迅速缩到了床角 “干嘛?”青年用右手弯曲的食指推了推滑落的眼镜,淡淡的回复道。“手!你的手怎么了!!”龙崎郁夫猛地向前扑,卷卷的头发已经碰到段野龙哉的前额,他握住了段野龙哉正在流血的手。“哟,不知道那个笨蛋把我抓的那么紧,还叫我不要离开他什么的。”龙崎郁夫好像意识到什么,抬头看了看段野龙哉,发现对方早已用着炙热的眼神看着自己,还带着几分玩味。近在咫尺的距离,还有手心传来对方的温度。龙崎郁夫超级夸张的往后躲,却发现段野龙哉往着自己躲的方向扑着过来!他紧闭着双眼。

“啧”段野龙哉砸了砸嘴。龙崎郁夫听到段野龙哉咂嘴的声音睁开了眼睛。他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无限放大的段野龙哉的脸,他们呼吸交错的难以分辨。“你是要有多笨啊,ikuo。”

段野龙哉现在的姿势是压在了龙崎郁夫的上方,右手伸入了对方凌乱的头发,护着对方的后脑勺,他们的双眸对视着。

这时,龙崎郁夫才知道自己差点撞到了后方硬邦邦的墙壁。他被这个暧昧到不行的姿势给弄的心跳不已,脸上的温度开始上升。他移开了视线,用手推了推咫尺的段野龙哉“对..对不起...太近啦..Ta酱,哈哈哈”他发出了几声干笑,想掩饰害羞。段野龙哉挪开了点距离,看清了眼前这个被tomato色侵犯着身体的龙崎郁夫。

龙崎郁夫耳边传来一阵低沉的笑声,他扭过头嘟起嘴“Ta酱~!”声音里夹杂着撒娇和生气。多年未见的他们,聊天方式还是未变。

“ikuo,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浑身一股 '快来干我' 的气息”段野龙哉神情变的严肃,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他。龙崎郁夫顿时感觉自己的背后发麻,眼前青年的眼神就像是野兽盯着猎物。[诶..猎物..我吗?还有什么叫'快干我'的气息..诶诶!!] 段野龙哉,一点,一点,慢慢地靠近龙崎郁夫,像是故意的。[反应,超级可爱的嘛,缕试不爽] 段野龙哉看着反应很新鲜的猎物,把空出来的手撩起了龙崎郁夫的衣角,顺着腰线往上抚摸。龙崎郁夫被突如其来触感弄的浑身发麻,他下意识的扭动了腰。段野龙哉看着猎物诱人的举动,手更肆意的往上抚,指尖遇到了他期待已久的肉粒,他调皮的指尖围绕着肉粒滑圈,感到它的渐渐突起,段野龙哉恶趣味的按压了下去。

“..唔..”龙崎郁夫发出了淡淡的呻吟,在寂静的医务室里色气的回响着。

接着又是段野龙哉的步步逼近,龙崎郁夫已经没有退路之余。他顿时间好似想到了什么,猛的扭过头跟眼前的青年对视,呼吸的交错再一次难以分辨。对于龙崎郁夫的对视,段野龙哉的行动并没有受到影响,仍然肆意的在突起的肉粒滑圈、徘徊、摩擦、按压。龙崎郁夫咬了咬嘴唇,刻意的憋着不出声。直到,段野龙哉的脸再次开始靠近。龙崎郁夫紧闭起双眼,用速度与力道撞上段野龙哉,用嘴唇撞上他的嘴唇。

简单粗暴。

看着瞳孔渐渐放大的段野龙哉,龙崎郁夫找准时间从他的怀里蹦了出来。段野龙哉还没回过神来,前者已经逃离他的窝。

龙崎郁夫早已整理好衣冠不整的着装,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所以说!Ta酱,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会在我学校里?!”龙崎郁夫气嘟嘟的看着眼前姿势怪异的青年,感觉自己深深被蒙在鼓里。段野龙哉把靠着墙壁的右手收了回来,转身,坐到床的边沿。他嘴角往上翘了几个幅度,很柔和,很迷人。“为什么我不能在这里呢?这里也是我的学校啊,ikuo。”“骗..骗人!怎么可能!我在这之前完全没见过你好吗!”龙崎郁夫看起来就像炸了的小猫。“ikuo,你的耳朵和尾巴都竖起来咯。”“哪里哪里?不对啊!我没有耳朵和尾巴!Ta酱~!”看着手舞足蹈的龙崎郁夫,段野龙哉的笑加了几分甜美,眼前的他和之前小ikuo相比,不就是长高了和变壮了嘛。

段野龙哉伸手揉了揉眼前炸毛的他。[你只要这样就好了,ikuo]

龙崎郁夫被这突袭的触感感觉到被对方碰过的地方的温度不曾下降,他们双眸对视着,生怕错过对方一细微的神情。

“八年来,我不曾离开你。”

段野龙哉温温吞吞地说下这十个字。龙崎郁夫瞪大了双眼看着眼前这个谜一样的青年,后是感觉鼻子一酸,眼眶里的液体肆意地打转。墙壁的一小部分被段野龙哉的血给侵蚀,淋漓尽致的烙印着他存在的痕迹。

- - - - -
“Ta酱...你该不会是跟踪狂吧?”不懂气氛的龙崎郁夫,随后迎来了和段野龙哉床上的打闹戏。

*分割线下的补充 我只是想玩玩脱线的ikuo
*憋了蛮久的文 需要你们的吐槽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0)
热度(31)
© Ech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