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高兴遇见你.
这里是专写甜文的抖M.感谢你的喜欢.
现实中非常非常杂食.
但文只写旬斗文.
PS:有坑慎重!

【旬斗】RPS·宿醉

*ooc可能/一定

凌晨一点的幕色,给黑暗吞噬着,零碎的星光点缀着黑夜,路灯散漫在小巷上。松本润停下了脚下的动作,弯腰扶膝的喘着气翻开了手机,手指在键盘上滑动,停在了一个字的备注上,他拨通了下去。

 

“旬,是我。斗真在你那吗?”此时小栗旬擦拭着滑落着水珠的头发,对于松本润气喘吁吁的疑问感到很是好奇又有种不安的情绪,“没有,怎么了吗!?”“智久,你那边找到了吗?没,也没有。”电话那边传来松本润和山下智久的对话,“到底怎么了!?”小栗旬更急了。

 
“斗真他今天很奇怪,不知道怎么了,超级不开心的样子,我还是第一次见不掩饰掉坏情绪的斗真。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说,就一直喝酒,直到刚刚说要去上厕所,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我怕他会有什么事,喂!山p别抢电话啊!...所以说!你们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前几天提你名字时,他还乐滋滋的,今天只要是关于你的,他就一脸快要哭的样子!你们... ...”小栗旬直接挂断了电话,没有听完山下智久的质问。他随手拿了件T恤和休闲裤穿上就往门外跑。 
 
 
在他开门的那一霎那,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不,应该说是陌生。这样的生田斗真,小栗旬从来没有见过。  
 

他抬起了头对视着小栗旬,在黑夜与微光的照耀下,生田斗真就好似快要破碎的玻璃。他牵强的笑了笑”HI,旬。“这种笑,让小栗旬揪心的痛。“不进来吗?”生田斗真摇了摇头,“进来吧。”这句肯定句带有命令性,但是生田斗真依然呆滞在原地。

 

小栗旬向前将生田斗真扛起,挂在自己的肩上。一点都不温柔呢,旬酱他。小栗旬将他安置在沙发上,生田斗真很安分的坐在上面,坐姿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小栗旬拿着一个渐变蓝的的杯子倒了温水给他,杯子是小栗旬不久前买的,是一个他自己非常喜欢的杯子,也是给生田斗真买的杯子。

 

生田斗真双手捂着温温的陶瓷体,小栗旬坐在了他的对面,他们沉默着,小栗旬看着他,他看着杯子,散落在前额的发缕遮住了好看的眼睛。生田斗真的手很不自然的在杯沿上画圈,水一点一点的蔓延出来,沾湿了指尖,滑落到衣袖。

 
生田斗真抿了抿唇,“旬酱?”“嗯?”“为什么什么都不问?”“你喝醉了,先休息吧?”小栗旬回应着他。他从未看过生田斗真这副模样,再怎么在他面前喝醉、示弱,也没见过像现在这般的易碎状态。“我不要。”生田斗真钝字地说出这句话,他将手中捂着的陶瓷体放在不远处的黑木桌上。抬头,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简单妆扮的男人,发梢滴落的水滴,肆意顺着身体的线条滑行,沾湿了小栗旬的T恤,左耳银色的耳钉总那么夺目,色气,迷人。 
 
 
小栗旬看着眼前像是赌气的生田斗真,感受到前所未有的不知所措。“是谁惹到我们的toma撒麻了呢?嗯?”小栗旬的语气带着几分玩笑的气味,他想打破这无感情色彩的对话,打破这难受的气氛。 
 

“一个叫小栗旬的男人。”生田斗真的语气毫无色彩,就像是新人生硬地念着固定的台词。小栗旬第一次听生田斗真喊自己的全名,他一脸不解到底哪里让他不开心了,他动身蹲在了生田斗真的面前,双手捏着生田斗真的脸蛋,“那请问生田先生,小栗先生做了什么让你那么不开心呢?”玩笑的气味渐渐偏向哄小孩。“啪”生田斗真拍开了小栗旬的手,“我是认真的。”他的字吐的很清晰,完全不像是喝醉了的人。


“所以说,我做了什么让你不开心。”小栗旬站了起来。 
 
“很多很多,甚至全部。” 
 
“斗真,如果你不说,我是不会知道的,你懂吗?” 
 
“懂,当然懂啊,但是我说出来你也不会就此改变不是吗?你就是你嘛,你就是小栗旬啊。”生田斗真低味的笑着,他的声音开始微微颤抖,十指紧扣的手,任指甲陷入手背。 
 
 
小栗旬愈发不解生田斗真的情绪是哪里来的,“斗真...”他的心从一开始揪到现在,对着陌生的生田斗真。 
 


生田斗真忽然站了起来,腿碰到了放在黑木桌边缘的茶杯,失去重心的他与茶杯一起倒在了地面上,“嘣..嗙啷”刺耳的声音肆意的窜在屋子里,渐变的蓝色陶瓷碎成零片散落在地。小栗旬反应迅然的将呆滞了的生田斗真拉起,生怕他被碎片割伤,但是对方感觉到自己手臂上传来的力道,一把手的甩开了自己。生田斗真的身体随着地心引力再次向后倾,他用手支撑着身体,手掌压住了碎片,却一点该疼痛的反应都没有。小栗旬害怕这样的生田斗真,他搂住了对方的腰往自己身上揽,重叠的双手将生田斗真紧紧的拷牢着,生田斗真的手残留的碎片,从手心中一条条裂开的缝里流出鲜红液体。

 
生田斗真试图挣开这个用双手拷牢他的人,试图挣开一个拷牢住他的人的男人。 
 
 

“斗真!”小栗旬一阵怒吼,怀里的男人停止了挣扎。


“过来。”小栗旬拉起他的手,“我不要,快放开我!”“我叫你过来。”小栗旬一使劲的把生田斗真拉到饭台,以身高优势压制着生田斗真,他伸手向上面的橱柜拿出医用盒。打开了生田斗真握着拳的手掌,渐变蓝的陶瓷碎片与血液渗透的很刺眼,小栗旬皱紧眉头,小心翼翼的用镊子夹出碎片,在血淋淋的手掌上用酒精片擦拭着伤口,“嘶”生田斗真嘴里传来了微小的痛鸣,小栗旬更加放轻了自己的力度,当纯白的纱布缠绵在生田斗真的手里时,小栗旬用食指弹了弹生田斗真的眉间。 
 
 
“还是不说怎么了吗?”他张开了干干的嘴唇说出慰色的话语。 
 
“我已经说啦,因为你。”生田斗真的眼神里毫无色彩,就像是一个空洞,被别人掏空,迷失了自我。 
 

“因为我?因为我今天没赴你约?所以你这样吗?”

 

“拜托,旬,我真的错以为你是最懂我的人,错的很过分。你有见过我主动约和你以外的人喝酒吗?你有见过我期待今天的表情吗?你有见过我知道你不能赴约的时候的失落吗?你有见过我就算失落还硬撑的样子吗?你有见过我在你不在时的心情吗?你没有。”

 

生田斗真深呼吸了一下,试着让自己平静一些,继续说道,“而且,你连一句过问都没有。我沉默想听你的慰问,但你什么也没说。你是想让我等你多久?再一个八年吗?呵呵,小栗旬你和我生田斗真的友谊居然能长达到今天刚好的八年之久。”

 

什么?八年?今天吗?小栗旬感觉自己一头雾水,他并没有记清自己是什么日子和生田斗真相遇,他只是记得自己是花了多大的勇气去一步步向他靠近,他也不知道生田斗真会重视这种日子,毕竟没有先例。小栗旬感觉自己的心好像落空了一半,重量并不在身上,眼神飘忽在眼前像是愤怒但更多是受伤的生田斗真。

 

小栗旬他错了,错在了不了解生田斗真,错在了忘记了重要的日子却还一脸不关我事,他错的很过分。

 

“斗真..对不起,今天是事务所临时改变了行程,我才没有赴约的。”

“这次,你的对不起,不会附带上我的没关系。”

 
小栗旬害怕着眼前这个男人,害怕他会做出什么让自己不安的事。就像之前因为对工作失去热情,提出绝交的生田斗真,他完美的将自己的心灵抽离,整个人就剩下单单的躯壳,他害怕。 
 
 
“斗真...”小栗旬除了喊他的名字,心一点一点的揪着痛以外,他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旬。你知道你有多残忍吗?”生田斗真看着眼前滞愣脸色泛白的小栗旬说道,以笑着却在哭的形式。 
 
 

生田斗真依靠着椅背慢慢的蹲了下去,双手捂着好看的五官,身体卷缩在一起,就像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 

 
“八年前,你擅自走进我的世界,毫无征兆。和你的第一个问候,第一通电话,第一次接触,第一次谈心,第一次喝酒,第一次拥抱,第一次亲吻,第一次和男性的绯闻... ...和你所有的第一次都在狠狠的扰乱着我的脑海,打乱我呼吸的奏率 。和你相遇真的是我人生中最糟糕的一件事...“
 

“... ...”

 

“但我没有避开,或者说我避不开,因为你是小栗旬,仅此因为那是你啊… ...”生田斗真把头埋在自己的臂窝里,双手紧紧的抱住了自己,发出幼兽的呜鸣。

 
“真的...真的好痛苦啊,旬...让我走好吗?走出你的世界。”他的抽泣声不成章序,但却一击一击的让小栗旬致命。 
 
 
小栗旬揪着自己快要撕裂的心脏,将生田斗真整个人环在怀里,在他的耳边一直缠绵着对不起。温热的液体侵入生田斗真的肩,很快打湿一片。生田斗真抬起了头,泪痕肆意的布满了他的脸,湿润通红的双眸直视着不远处的灯光。 
 
 
“你真的很过分呢… ...不能干脆点放开我吗?”他笑着,幅度不大,忘记了自己还在流着的泪水与颤抖的唇音,生田斗真就这样笑着,让人痛心。 
 
 
“我不要,不要...我做不到。做不到把斗真从我的世界里放走,做不到在没有你的世界里呼吸,做不到到那时候还可以好好的演绎自己... ...做不到,没有了斗真,什么都做不到... ...所以我不要。” 
 
 

“还不够吗?小栗旬?你就是个渣。” 

 
“嗯,我是个渣,只有在你面前是个渣...每一次跟你深入,感觉堕落的总是自己,预控不能,这是你生田斗真的魅力。迈出第一步跟你打招呼,我不知道自己用了多大勇气,但你真的是我第一个想靠近的人。拍花君的时候,和大家一起真的很开心,很开心,和你一起。我猜你也不会知道,在我们传绯闻的那段时间,我多么想就这么顺理成章,所以才会毫无顾忌的在all night nippon 上说再传热点也没关系,其实我真的很高兴。在喊你老婆时的心情你恐怕不懂,在听你喊我老公的时候,我的心情你更加不会懂,你知道那时候我多想抱你吗。在我对工作燃烧殆尽时,如果不是你,就没有现在的小栗旬,没有现在的我。”小栗旬抬起了头,红润的双眸映入生田斗真原本看着灯光的视线里。 

 
小栗旬咬着下唇,让嘴唇不再颤抖。“斗真,是无可取代的,所以...不准离开。” 

 
肯定句的语气,让生田斗真哭的更凶了。他拽住了小栗旬的衣领,把头埋在了他的胸前,哭的似个孩子。 


“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有多么可恶...”

“知道哦。”

“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旬。”

“嗯。绝对,不要放过我。” 
 
 
循环在屋子里的哭泣声,渐渐变弱。小栗旬拉开了一点距离,轻笑了一下,很温柔的轻笑,看着生田斗真的睡脸,他刮了刮生田斗真的鼻尖,“小孩子吗。”小栗旬将生田斗真打横抱起,往自己的卧室走去,放置在靠墙的位置,自己也躺了下去,轻轻的擦拭着生田斗真残留下来的泪水。  


 

 
“唔唔,头好痛。”生田斗真挣扎了一下,睁开了眼睛,一束束阳光穿透没有完好遮掩的窗帘,微微的照亮房间。颈窝和腰边传来暖暖的触觉,诶?手?生田斗真小心翼翼的转过了身子,熟悉的脸庞映入眼帘,让生田斗真的鼻子不禁一酸,原来不是梦啊。


他伸手滑了滑小栗旬的喉结,再往对方的怀里靠了靠,贪婪的呼吸着。“嗯?”懒散的声音窜入沉浸在小栗旬的味道的生田斗真的耳里,小栗旬突然把生田斗真整个人圈在了怀里。


“头还痛吗?要喝水不?”他将下巴抵在了生田斗真乱蓬蓬的头发。生田斗真被突如其来的触碰弄得不知所措,感觉自身的温度上升了一层次,他蹭蹭蹭的回到原来的位置。


“嗯...好很多了。”“那就好。”小栗旬揉了揉那卷毛,“起来吧,手都酸死了~"生田斗真乖乖的坐了起来,看着小栗旬站着伸了个超级大懒腰,感觉又好像昨晚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他感觉自己的心疙瘩了一下。

 

“对了。”小栗旬突然回头,一脸严肃。“怎么了?”生田斗真愣在了小栗旬的神情上,反应慢了半拍。


小栗旬凑近生田斗真。

“早安哟,我的斗真~"

 
生田斗真感觉这世界定格了那么几秒,小栗旬的声音在这几秒内,无数次徘徊在他的耳边。透明的液体划过生田斗真的脸颊,毫无征兆。他飞扑到了小栗旬的怀里,放肆的嚎啕大哭。“我还以为你要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呜呜...呜......“ 
 

“八嘎~怎么可能把斗真这么委婉的告白给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呢~”小栗旬笑的很开心,很有感染力。

 

“果然最讨厌旬酱你了!”

“好啦好啦,知道你最喜欢我了。”

“我说的是讨厌!”

“哦~喜欢啊~”

“旬酱!”

小栗旬伸手将生田斗真前额散落的发缕挬了上去,显露出诱人的额头,然后再,深深地,印下了一吻。

“恩?”

 

生田斗真成功的被这亲昵的举动给吓到,他看着一脸坏笑的小栗旬,砖进了他的怀里,蹭蹭蹭!

 

“斗真,别...别这样,哈哈哈哈哈,好痒啊!快住手!”“不要~”生田斗真蹭的更加厉害了。小栗旬抱紧调皮的生田斗真,往床上扑倒。

 

嘴唇渐渐靠近生田斗真的耳边,“知道吗?坏孩子是需要接受惩罚的哟~”睡意惺忪却带着几分玩味的声音刺激着生田斗真的耳膜,牙白牙白,我刚刚做了什么啊... ...


---------------

Johnny's web

Toma's room

八周年快乐,感谢我没有错过你。




*严重缺旬斗RPS系列

*写着写着就不知道偏哪去了..

*最后的toma's room是私心,纯属虚构

*写的我蹭蹭蹭地板去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0)
热度(36)
© Ech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