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高兴遇见你.
这里是专写甜文的抖M.感谢你的喜欢.
现实中非常非常杂食.
但文只写旬斗文.
PS:有坑慎重!

【泉秀】偶尔也遛遛我嘛 · II

“米呐,早上好~”“哦!早上好~”大家回应着中津的问候,除了佐野。




中津秀一的位置在佐野泉的斜前面,所以不用刻意的去接近,本身就已经很近了。中津到了自己座位,放下了包包,在将包包里的书拿出来时,身后飘来一句,“早啊。”




顿时,闹哄哄的班级,鸦雀无声,中津秀一整个人也都僵住了,他硬邦邦的扭着头,好像脖子不是自己的,扭头看了看佐野,是在看自己没错,在看了看周围,虽然都看着佐野没错,但没有人和他在对视着。




“你...是在跟我说话吗?”只见佐野泉翻了个白眼,一脸“你是白痴吗”的表情。


“唔唔唔唔喔喔喔!佐野佐野!再来一句!再来一句!”


“有病吧你们。”


“你可是没有对我们说过'早安'吔,太稀有了吧!中央君,快,录音笔准备好了吗!”


“是的,准备好了。”




就在他们打闹时,中津秀一的猛地凑了过去,用自己的额头紧紧贴住对方的额头,佐野泉被吓得完全不敢动。




“没发烧嘛,难道是受什么刺激了?”中津秀一完全没有感到这个动作的暧昧,当他意识过来时... ...




“哟哟哟哟哟,原来是这样啊。”


“原来是这样呀。”


“原来是这样呢。”


“停停停停停!stop!身身身身为朋友酱紫只是担心而已!嗯!担心!”脸红红的中津说道。


“怎么办,我也好想被担心。”


“我也是。”


“还有我。”


“好啦,你们都别闹啦!身为朋友本来就应该担心对方嘛,对吧?佐野。”芦屋瑞希拍着佐野的肩膀,但她也是一切都收入眼底,“嗯。”佐野好似还没有回过神似得,反应慢了半拍。


“大家,都回到自己座位上吧,开始上课了。”




唔唔唔哇哇哇!!吓死我了吓死我了!还以为要被纠缠不清了!!老师来的太及时了!您得大恩大德我是不会忘的!!如果晚来了,就可能会被发现呢!恩恩!!诶诶?!?被发现?发现什么啊啊啊啊啊啊!!我到底怎么了!!可恶的佐野!!




佐野泉看着在抓狂的中津,意外的走神听课,意外的看着斜前方的中津秀一走神听课。




                                                                ——




“喂,一起吃饭吗?”佐野俯视着中津,好好的邀请,给他弄得像是要去审犯似得。


“今今天就不了,我有约。”


“这样吗...昨天的那个女孩?”


“哈哈佐野~你果然是吃醋了对不对?还是说羡慕本大爷有人追?恩?”中津嘚瑟的很,但他很开心,很开心佐野能这么关注他。




但是,




如果说...佐野其实喜欢那个女生?耐耐!怎么可能!他那种人喜欢的应该要更加有气质的,恩恩!对的,不可能不可能。应该不可能的...对吧?




“所以说...”


“啊啊啊,对不起佐野,没时间了!我先走啦。”中津秀一逃开了。




逃开了他害怕的猜测。




自己来到后花园,一个大字型摊在草坪上,寂寞的肚子难耐的叫出了咕咯咕咯的声音。“啪。”一个软绵绵的东西打到自己的脸,一触即发中津秀一的反射神经,整个人弹了起来。啊原来是面包啊,恩?面包?




“哟。”“瑞希呀,吓了我一跳。”


“我吓人的技术还不错吧?哈哈哈。”


“是啦,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


“一看就知道你说有约是在撒谎了吧,所以就出来找你啦。”




对嘛,连瑞希都知道我是在说谎了,笨蛋佐野,是少了一根筋吗?这都看不出来!亏我和他那么多年的感情!哼。中津三两口吧唧吧唧的啃完了面包,一脸的面包屑逗的芦屋笑的很欢。




“请问你今年几岁呀,秀一小朋友?”


“什么什么什么?”


“看看你一脸的面包屑,是想留着晚上当夜宵吗?哈哈哈”




中津摸了摸自己的脸,零零散散的面包屑掉落了下来,他突然站起来把面包屑往芦屋的身上弄,“那是给你当夜宵的才对哈哈哈哈。”


“可恶!秀一!别跑!”


“没跑呢,在近走~”




嬉闹的声音在后花园传开,直到傍晚。




                                                       ——




“我们回来... ...”屋子里的寂静让中津将后语活生生的吞了下去。难波南将中津一把扯过,用眼神示意叫他看前方。


“诶?那个人是佐野的弟弟吧?”“恩。”“这是怎么了?”




“怎么?这次集训还是不敢来吗?因为怕辛苦从父亲的手中逃脱,我真的看不起你。”佐野森的声音穿透在屋子里,对于兄长,他没有用敬语。


“我并没有逃,我离开家的目的也不因为父亲的训练方式辛苦。”


“那你说是为什么啊?你倒是说啊,就因为你一个人承受不了就逃走了,你有想过我吗?你有想过你弟弟我吗?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吗?”


“森...”


“自从你离开家里之后,我就开始每天的跳高练习!父亲把附在你身上的期望全部担在了我身上,你还一脸无辜的样子,我的人生都被你耽误了。”


“... ...”


“每天拼死拼活的跟着父亲练习就为了打败你,结果你却因为脚踝而退出了,如果你真的没有勇气去面对,你就不要让关于跳高的东西扯上你,不要再在比赛上提名!我来就是想说这个。”


“森,我...”“并不想听,走了。”




佐野森拨开了人群,消失在佐野的视线里。




“诶,佐野,那真的是你的弟弟吗?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还真是....喂,佐野!好歹也听完别人说话啊喂!”




佐野泉转身离开屋子。




“不会错,绝对是两兄弟!都那么随性。”


“这种时候你还说风凉话!”


“就是就是。”在闹哄哄的对话里,没有人注意到中津秀一追了出去。




                                                                ——




“你要跟到什么时候?”佐野泉的声音划破的僵局。


“阿拉啦,给发现了呀。”


“笨蛋才不会发现你好吗。”


“是这样吗?我可是一直以为你是笨蛋呢。”




“...恩。”佐野泉没再说什么,气氛又回到刚刚的僵局,中津不喜欢这样,不喜欢不和他斗嘴的佐野,不喜欢什么都不跟他说的佐野。




“呐,本大爷今天带你去个地方,我还没带过别人去过哟!是不是很开心是不是很兴奋!?”中津秀一用拳头轻轻的抵住佐野的胸膛,笑的比路灯好灿烂。


“白痴。”


“混蛋佐野!不领情也不用这样吧!算了,快跟我来,快点~”




佐野还是无动于衷的站在原地,急性子的中津就干脆牵起了他的手,跑了起来。




“带我去哪?”“到了你就知道了。”




中津秀一不知道,他身后的人,因为手边传来的温度,轻轻的笑了下。




“不就是操场吗?”


“不哦,你再等等。”中津带着佐野来到昏暗的操场中央,两个人都累得坐了下来。


“三、二、一。”“噔。“




操场的灯随着中津的倒数一下子亮了起来,在相对于原来的昏暗,现在的光茫能比及与阳光,照的草地像是富有生机,周围渐渐暖了起来。




“看吧,不错吧,给灯光围绕的感觉。就好像是全场的瞩目,所有人的焦点,我喜欢这种感觉,所以我绝对绝对会参加我梦寐以求的奥运会。”




佐野泉觉得说这话的中津秀一很帅气,很耀眼。




“曾经,你是比这还要亮的光茫,照耀着大家。你的努力,你的付出,你的一点一滴,会慢慢的不知不觉烙印在大家的心里。那时,我很憧憬你,真的。”中津扭过头,对视上了佐野的双眸,继续说道,“而现在,我相信你一定会回来的,佐野。”




佐野泉离不开与中津对视上的视线,他伸手捏了捏对方的鼻子,“你这是干嘛?突然那么煽情!我都接不下去了。”




“咿呀,痛痛痛,快放手,只是实话实说啦,真是的。”中津揉着被捏痛的鼻子。


“我也想,再次当上你们的光茫...”佐野弱弱的自言到,视线重回了黑夜的空。


“什嘛?你刚刚说了什么?“


“没,没什么。”中津秀一感觉自己好似错过了什么重要的话,“快说~”“不要。”“说嘛说嘛~““我说不要。”“小气鬼佐野,哼。”




“... ...”双方很默契的沉默了下来,




佐野泉凝视着零星点点昏暗的天空,中津秀一凝视着佐野泉。灯光勾勒出他的侧脸,他微笑的嘴唇,眯着的双眼。




中津秀一不得不承认,他,心动了。




“好了,我要回去遛裕次郎了。”




中津并没有回过神来,身体却主动性的动了起来,他伸手抓住了刚起身的佐野的衣角。




舔了舔干干的嘴唇,


“偶尔也遛遛我嘛。”




To b continue




*完全没按剧情走的哟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20)
热度(60)
© Ech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