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高兴遇见你.
这里是专写甜文的抖M.感谢你的喜欢.
现实中非常非常杂食.
但文只写旬斗文.
PS:有坑慎重!

【林铃】玩弄你没有余地 · 00

-林诚司×铃木一郎 ×3

-病娇腹黑暗黑什么的可能会俱全,请慎重入坑 ×3

-不喜欢请自觉手动再见ಥ_ಥ

-内含不成形的肉要注意

-正文:

 

00审问室

镜子里映着一张充满野性的脸,嘴角边的笑纹,看起来有几分稳重,开敞着胸腔的白衬衫,显露出男人锁骨性感的曲线,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百无聊奈的玩弄着自己修长的手指,沉默不语。 

 
“啪。”文件夹与桌面碰撞的声音回响在审问室,“小子,问你话呢!现在证据都指向是你攻击的甲斐,你只要承认我们就好办事,别在那傻坐着浪费大家时间。” 
 
男人敞开了双腿,背依在椅子上,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刑事,眼神中像是藏了把刀子,让人心颤,他还是什么都没说。 
 
“你父亲林诚一郎已经被迫下岗了,因为你。所以不要再想他会保释你什么的,你不说话我们也有办法来治你。待会会有人带你去“豪华圣地”,你们这种人最爱呆那地方了吧,好好享受吧,林、诚、司。”审问员拍了拍林的脸,看着那得意的眼神,令林反胃至极,但他笑了,他踏上了桌面,掐住了审问员的脖子,在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已被狠狠的推撞到双面镜,脚离开了地,整个人悬空着,而支持力是被林掐住的左手。循环的血液停止了原来的运行,看着眼前的人逐渐涨红的脸,凶狠地瞪大眼睛,林的笑意越是更加,尽管对方怎么挣扎,都会是笼中竭力拍打翅膀的小鸟,白费力气。 
 
“快住手!快放开!”审问室的门被撞开了来,一个接着一个的刑警锁住了林的行动,看着眼前慢慢滑落,还伴随着动听的咳嗽声的刑事,林满意的,打从心底温温吞吞的说着, 
 
“我最喜欢看你们看不惯我,却又干不掉我的样子了,刑警桑~” 
 
他的笑意,看不透。 
 

01豪华圣地 
 
阳光慢慢的被遮掩,暖意什么的在这里是个假想词,令人不适的温度,刺鼻的气味,聒噪的喧哗,被稳稳的禁锢在银色的牢笼里。一幅幅狰狞的面孔,渴望的得到什么的神情,对于欲望的渴求,昏沉沉的光线,照在每一位vip身上,脸上的纹路,肮脏的身躯,破烂不堪的服装,都显得那么的恶心,林觉得看多每一秒,每一秒都在侮辱着自己的眼睛,他差使着狱警走快点,用脚。锁链随着行动发出“吭啉吭啉”的声音,穿梭在一条直径的水泥路上。 
 
“这是和你同房的铃木一郎,可别给我闹事。” 
 
“是是是。”狱警解开了绑在林腰上的的绳索,被东西束缚的感觉不怎么好呢,他扭了扭腰。 
 
眼前这个叫铃木一郎的人看都没有看他一眼,甚至一动不动的让林怀疑他是否还活着。他将食指弯曲,抵在铃木的下巴,一把劲的将他的头抬起,换作之前,他对任何人做这个动作时,大家都是一脸震惊,但这个叫铃木的,连眼睛都没眨,毫无神色的看着自己。诶诶,反应真新鲜呢。看到异类的林忍俊不禁,看着对方的眼眸渐渐回到意识,林将大拇指往上压,顺着对方优美形状的嘴唇按压着。 
 
“林诚司,请多指教~”他吐出了舌头,眼睛在笑着,眼神打量着没有表情的铃木。 
 
“铃木一郎,请多指教。”八个字,有好好的回应着林,但也僵硬的像机器。 
 
林诚司一个后仰,准确的倒在了自己的床上,看着眼前环抱着双腿,像乖宝宝等饭吃的铃木,啊啊,一点情绪都没有的样子,好无趣啊~ 
 

02无情 
 
牢房已变的昏暗,透过窗户射进来的月光,照耀在铃木的脸上,墙壁上倒映着他的影子,铃木的眼睛死死盯着前方,林已经一副睡死样,渐强渐弱的声波,隔着墙壁传入他耳朵,铃木歪了歪脖子,为了听的更加仔细。 
 
“我进来的原因,你一定会猜不到。” 
“是什么?” 
“死老婆子有个小金库,万不得已的时候把她杀了,也不会判死刑。” 
“杀..杀掉了吗?” 
“诶嘿嘿嘿。” 
“然后呢?” 
“是个很强势的老太婆,我一怒就把她干掉了。” 
“真的假的?” 
“用绳子勒死的,排泄物都出来了,臭死了。” 
“好恶心,老太婆的排泄物什么的,真的够了。” 
“诶嘿嘿嘿嘿,诶嘿嘿嘿。” 
 
铃木的眼神依旧放空着,他慢慢的把头摆正,凝视着眼前的黑暗。 
 
——“咔。”狱警将铃木带了出来,这时的林诚司早已被强迫去劳刑,转角的走道映入了两个人的身影,相面的走来,蓝装的刑事和黑衣的胖子。 
 
“那个警察唧唧歪歪唧唧歪歪的烦死了,那种家伙晚上干那事绝对烦人!诶嘿嘿嘿嘿嘿诶嘿嘿。” 
 
“boom!”铃木没有犹豫,一脚踹到胖子的膝盖,因重心的前倾,他重重跪落在地,不知所措的看着铃木。肘击与后踢将向前来阻止的狱警,纷纷倒地。铃木用被手铐牢牢铐住的双手,狠狠的拽起胖子的头发。 
 
“你在干什么,住手!”尽管狱警的拉扯,没有一丝位置动摇的铃木,令人畏惧。 
 
“干..干...干....什么...” 
 
铃木一脚重击对着胖子抽搐的脸,转身将狱警潦倒在地,黑衣的胖子挪着身躯,带着哭腔求饶,再一次转过身来的铃木,眼眸被棕褐色的发缕微微遮挡着,但视奸感还是直达到对方的身上,没有犹豫,只有杀意,一步一步的靠近,狱警再一次想阻拦铃木,却又不堪一击,周围的牢犯听到动静围观在窗前,胖子已经没有退路。 
 
一声声哀求的呐喊声,从铃木的左耳进右耳出,他狠狠的掐住了胖子的颈部,狱警纷纷前来阻碍,但力气怎么也比不过铃木一人。铃木将右手攀到对方的脸上,依然是毫无情绪,手指向着对方的眼部深入,鲜血淋漓从眼部周围扩散,渗入双方的肌肤,四位刑事竭尽全力将他们分开。黑衣的胖子再也没有逃避,他按压着自己的眼睛,喉咙发出嘶哑的哀鸣,鲜血布满了整张脸,眼部微微的凹陷,让刑警感觉那么的不自然。 
 
“难道....你!” 
 
意识过来的狱警们,瞪着眼睛,努力的掰开铃木紧握的手指。黑白红分明的眼球,静静地躺在铃木的手中,连着后方的神经线慢慢的滴着鲜红的血液。 
 
03深入 
 
手上的温温的鲜血,和铃木原本就白皙的肌肤,混合的像一幅画,走廊上覆盖着满满刺鼻的血腥。 
 
“啪,啪,啪...”掌声从铃木的身后响起。 
 
他像是刚回到意识般,慢慢的扭过头。站在昏暗的走廊中央的林,铃木只能描绘着一个模糊不清的身影,从微微的光线可以看到他拍响的双手。 
 
林身边的狱警快速的向前关注黑衣胖子的伤势,他看着眼前的只穿着单薄衣裳的铃木,臀部被重新系上的绳索显出诱人的幅度,一张精致的脸溅上一滴滴血液,那直击让人心颤的眼神,狠狠的勾起了林的欲望。 
 
他笑了,林发自内心的笑了,笑的令周围的气氛窒息,没有人知道他的笑意蕴含着的是什么,没有人。 
 
狱警压制着铃木,尽管他很安分的盯着眼前笑的令人不假思索的林诚司。 
 
在将要擦身而过的一瞬间,他们双方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脚步,目光停歇在彼此的身上。 
 
“不错嘛,一~郎酱~”林诚司吐出了舌头,舔了舔嘴唇的轮廓。 
 
声音确确实实的传到了铃木耳里,声音很低沉,却在句尾留下高挑几分的玩味。 
 
“闭嘴林诚司,快给我回牢房去!” 
 
铃木没有任何反应,只是飘忽了对方一眼,对于刚刚夸奖他的林。 
 
“是是是~”

 

 

04挑弄

请戳→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9)
热度(37)
© Ech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