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高兴遇见你.
这里是专写甜文的抖M.感谢你的喜欢.
现实中非常非常杂食.
但文只写旬斗文.
PS:有坑慎重!

【段龙】· 被定格的时间,止不住的想念 -上-


00
龙崎小段野两岁

01
第一次见面时,看着比自己高个子的段野,龙崎感受到的压迫感多过安心感,段野不经常笑,不如说龙崎没看过他笑,即使他总是板着个脸,说话不怎么好听,龙崎却不知打哪来的耐心和厚脸皮,一直跟在段野的后面。

02

每当他跟着段野到处跑,不,应该是说擅自追着段野到处跑,对于那时的龙崎来说段野就像是哥哥,他想跟“哥哥”呆在一起,他喜欢那种感觉。

每次当他追在段野身后,自己总会哭起来,没有别的原因,只是龙崎要不就是扭到脚,要不就是摔了跤,再要不就是没体力真的跟不上了。这时段野就会一脸嫌弃的样子,嫌着龙崎烦,而且会说些 “如果是男子汉就自己站起来。” “再不起来就丢下你不理了。” 之类的话。

而听到这些的龙崎,总被一阵不安感袭击,他会扑向段野,会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往段野身上蹭,段野会对他说 “脏死了,快起来。” 然后会再唠叨一句 “你真麻烦。” 后,背起龙崎。

龙崎迷恋这个比他宽大的后背,后背传来的温度,让他心暖烘烘的,他就会摇起他的小脚丫,一晃一晃的,收紧环住段野的小手,然后会在段野的耳边有音韵的说道 “Ta酱最好啦~最喜欢Ta酱啦~” 那时的段野就会对他说 “闭嘴啦,别乱动。”

 龙崎知道他是在害羞,因为他耳朵红着。


03

龙崎总会被同龄人欺负,他们总是会说龙崎是个没有爸妈的孩子,所以就看不起他,龙崎一旦反驳就会被打,他没有足够的勇气去回击,也没有足够强壮的身体。

他会拖着偏体鳞伤的身躯回到乐园,回到他的家,进门的一瞬间,他知道某人又要大闹脾气了,段野看着满身伤痕的龙崎,痛着却还在笑的龙崎,他一声不吭的跑出了家门,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龙崎阻拦不了段野,他知道段野一定是去海扁那群欺负他的人。

所以龙崎在旋转门把时,也是用尽了勇气。

他不喜欢看着段野为了他挂着彩回来,但他也不知道当段野看到他自己挂着满身的彩回来的心情是如何不是滋味。

之后的段野,每天放学都会在龙崎的班级门口等着他,他们会一起回乐园,龙崎问过他 “为什么最近Ta酱都会出现在我们班门口呢?大家都在讨论你哟。” 段野会故意的撇过头说 “刚好路过,然后回去顺道而已。” 龙崎笑的很开,露出了一排白希希的牙齿,看着脸红的段野。


04

段野和龙崎都喜欢吃柏叶做的蛋包饭,应该说是被迫喜欢,因为柏叶除了蛋包饭之外的一切烹饪的食品都做的不是一般的难吃,这也算是一种天赋吧。

柏叶她会在做好的蛋包饭上涂上心形的形状,段野和龙崎会分享着同一个蛋包饭,从心形的周围到心形的中间,他们会塞着满嘴的饭说着 “好吃,超好吃。” 

段野总会在快吃完的时候说“我吃饱啦。”然后剩下的都归龙崎所有,柏叶还是可以看出段野这点小心思的,只是没有拆穿,就独自一个人托着腮在看着他们傻笑。


05

龙崎很怕爆破一类的声音,当然也包含着打雷。

雷雨夜一降临就必是龙崎的失眠夜,雷鸣的声音使他很不安,他会颤抖着小身躯,眼泪会大颗大颗的往下流,这时龙崎就会裹着被子,像虫子一样挪着去找离他五个位置远的段野。

闪电的交加使龙崎不得不舍弃他的被子,连滚带爬加快速度的钻进段野的被窝,颤抖的感觉把段野给弄醒,看着龙崎的脑袋从自己的被窝探出来,虽然已经是家常便饭,但段野还是差点没被吓死,这种别样的偷袭。

窗外的雷鸣让他弄懂了情形,愈加强烈的雷鸣,让龙崎抖的愈加厉害,在下一声雷鸣打响之前,龙崎紧紧抱住了段野,小脚丫咔在了段野的腿间,说真的,段野不得不适应这个姿势。

温热的眼泪湿了段野的衣裳,他知道他真的很害怕, “没事的,睡吧。” 段野一手将龙崎往自己怀里推,手覆盖在了他的腰上,另一只手环着龙崎的小脑袋,给他当着手枕也同时捂住了他的耳朵。每当雷雨夜,他们就会以这种姿势入眠。

段野不知道的是,龙崎怕是怕,可是他正变得喜欢雷鸣,因为段野。


06

阳奈会缠着段野说要结婚,段野当然是一万个不愿意,却没想到那笨蛋ikuo答应了阳奈,而且还是因为那幼稚的过家家游戏。

看着挽住龙崎的阳奈,段野心里会一阵不爽,更加不要说阳奈蹭着龙崎的肩还说要亲亲了。

这时段野会大步向前,扯过龙崎到自己的身边,留下哇哇大哭的阳奈,将龙崎拉到海边的树干旁,段野会问 “你干嘛答应她啊?” “因为阳奈哭了嘛。” “真让人火大,那你想跟阳奈亲亲吗?” “诶?亲亲?我不...” 那时,就在龙崎还没回答完一句话的时候,段野擅自撅起了小嘴,啾上了龙崎一张一合的嘴唇,还撇了过头不敢对视的甩了一句 “亲亲要和喜欢的人。”

 龙崎在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情况下,偷笑着眼前红着耳朵的段野,龙崎绕到了段野面前,踮起小脚丫,嘟起小嘴勾上了段野的唇,“最喜欢Ta酱啦~”

 段野这时会为了那个不成熟的亲亲心烦意燥,心会想龙崎不能是别人的,讨厌那样。


07

家庭作业是要写一篇关于父母的文章,龙崎很苦恼的去找了段野,因为在他的印象中,并没有父母的影子,而那天送他到乐园的叔叔,他也不晓得是谁。

段野解释了他知道的所谓的父母给龙崎听,他说 “父母嘛,应该就是无条件的付出?不求你对他们的回报?可以给你无限的爱?慈祥?和睦?吧。”

“Ta酱,为什么你回答的都是带问号的啊?”

“烦死了,因为我也不清楚啦。” 

“我说,你们在聊些什么啊?” 柏叶插入了他们的话题。

“结子老师~你来教我吧,写一篇关于父母的文章。” 

“诶诶,父母吗?龙哉不会么?”

“我也不清楚啦,父母什么的。”

柏叶揉了揉那两个小脑袋,“那好吧,其实我也没有父母的呢。”

“诶!真的假的!?” 

“真的哦,老师也和你们一样,是个孤儿,我啊在儿童养护设施长大的哦,然后呢,在我五岁的时候遇到了相泽光代,她像是我的妈妈也兼任爸爸,也可能是因为她是里面的职员,所以她对我很好。但不管怎样,我真的很感谢她,在我最无助的时候在我身边,最需要陪伴的时候在我身边,生病的时候,被人欺负的时候等等等等她不会离开我,无条件的对我付出,也没有要过回报,我想,这应该就是爱吧,她也说过她把我看作她自己的女儿,也就是在那些年里,我第一次有被父母亲关心的感觉,所以如果你们问我父母是怎么样的,我会回答你们,就是包容了吧。”

 龙崎和段野听的津津有味,在把话说完的最后,他们很默契的对视了一眼,再很默契的看向了柏叶,一起扑倒了柏叶异口同声的喊出了 “妈妈~(拖长音)”。


08
圣诞节,柏叶买回来一大堆礼物,这是最后一次了,她在心里说。

大家集合在饭台,乖乖的等着柏叶发礼物,有的洋娃娃,有的机器人,有的是画笔等等的礼品,但她偏心了,偏心了龙崎和段野。

她送给龙崎是个很小的用蓝色包装纸包装好的礼物,而段野的是红色包装着的,他们一起把礼物拆开了。

段野将小礼物拿了出来放在手心,是个蛋包饭样的钥匙扣,那家伙绝对喜欢这个,他想。段野转身伸手示意把礼物给龙崎,不料龙崎也将手伸了过来,他们的手心躺着一样的礼物,段野被着巧合弄的不太自然,撇过了头。龙崎心里乐滋滋的,他说 “Ta酱,不如我们交换一下?” “诶?恩。” 他们交换了彼此看似一样的礼物,但他们不知道,蛋包饭样的挂饰上刻着他们的名字,而现在龙崎拿着的是段野龙哉,而段野拿着的是龙崎郁夫。

那晚的柏叶让他们觉得很奇怪,奇怪在于总在说些像是道别的话语,而且皮笑肉不笑的。

直到大家睡着了,龙崎独自跑下楼,看见柏叶将自己颈上的项链摘了下来,从抽屉的暗格里拿出一把手枪。龙崎一步一步靠近,他不理解为什么柏叶会有这样的东西,“结子老师” 

“ikuo?怎么还不睡?” 

“结子老师,你要出去吗?” 

“恩,老师有点事,ikuo回去睡吧,很晚了哦。” 柏叶揉着龙崎的脑袋,交代了去睡觉之后,转身离开了屋子。


雨开始下了起来,没有雷鸣,闪电却很刺眼,龙崎看着柏叶一张一合的嘴唇,感觉像是和谁在争吵,他走了出去,穿着单薄的睡衣,淋着雨。雨中有六个人,柏叶和五个黑衣人,柏叶手里紧握着枪,其中一个没有戴面罩的黑衣男说道, “走吧,结子,怎么了?表情那么严肃,你不会是想要违抗我吧?” 柏叶咬着颤抖的嘴唇,听着黑衣人的疑问,却发现对方的视线聚焦在她的身后,“站在那里偷听的坏孩子,就有你来杀死吧。” 柏叶回过头,看着龙崎一步一步的靠近自己。

“结子老师?”“ikuo。” 

“跟他诀别吧,杀了他。” 

“老师?那个叔叔就是带我来这里的人吧。” 柏叶全身颤抖着,要她怎么下手,“对不起,对不起ikuo。我,我并不是你们的家人...所以,我必须痛下杀手。” 

柏叶举起了手枪,一手覆盖上另一只手,为了防止颤抖,对着还没有弄清楚情况的龙崎,“老师?...” 

“ikuo,你恨我吧,我才是你们的敌人,都怪我,都怪我太傻了,对不起ikuo..龙哉..还有大家...对不起。即便如此,和你们一起度过的时光还是很幸福。” 柏叶扳下了击锤,深吸了一口气,“所以...我要保护你们。” 转身平滑的按下了板机,子弹射向了黑衣男,但没有料到的是黑衣男早已准备好射击,在柏叶动手之前。

“boom!boom!” 两声枪响徘徊在雨里,段野被惊醒,他跑了出去,看着躺下的柏叶和跪坐着的龙崎。“对不起,ikuo。” 柏叶沾满鲜血的手抚上了龙崎的脸,黑衣人射中了她的腹部,而柏叶射中了黑衣人其中之一的右后肩,她失误了,对于她自己来说,什么都失误了。

“结子老师!!” 段野呐喊着,看着脸色愈加苍白的柏叶,龙崎的泪水与雨滴融合为一体。

雨夜里原本被雨水冲洗干净的草地,渲染上了鲜红的血迹,哭泣与呐喊声撕着心,裂着肺。


09
再后来龙崎也倒了下去,高烧了三天,让段野伤上加忧,痊愈的龙崎,遗忘了当时案发之前的场景,做不了口供,感觉无助。这时的段野将柏叶的项链戴在了龙崎的身上,下决心要复仇。

不为别的,只为他们除了彼此的家人——柏叶结子。


To b continue


*最近诈尸是因为这篇文,我尝试了用四种不同方式去写,但最终还是选了这种叙述回忆的形式

*这篇会是BE,因为我只是想玩一个梗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5)
热度(33)
© Ech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