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高兴遇见你.
这里是专写甜文的抖M.感谢你的喜欢.
现实中非常非常杂食.
但文只写旬斗文.
PS:有坑慎重!

【旬斗】RPS · 如果到最后的最后的话


——“如果到最后的最后的话,你还会在我身边吗?”——


生田斗真垂下眼帘,拒绝了和外界一丝的视觉体验,眼珠不安分的在眼皮底下转动,不安,很不安。他双手捏紧了白皙的床单,褶皱从旁散开,呈现出旋转的花纹。“滴、滴、滴...”心电监护仪发出的声音愈发强烈的刺激着生田斗真的耳膜,他皱紧了眉头,呼吸突然变的急促,身体也感受到突如其来的按压,他知道自己在挣扎着,但他控制不了自己,他想摆脱这困境,他想起来,他想离开,但按压住他的人不允许。

氧气罩里的氧气被生田斗真大口大口贪婪的呼吸着,眼皮像铅般重的睁不开,头也痛的快要炸裂了,喉咙干的发不出声,只能像孤傲的野兽呜鸣着,没有人知道他多难受,没有人。他放弃了挣扎,情绪平静了下来是不可能的,他只是不再一味的拳打脚踢,让自己离现实更加近,透明的液体,沾湿了眼角,顺着外毗滑向太阳穴侵入进头发里,一滴接着一滴很快的形成一条泪迹,眼部周围发红着,心被撕裂一样痛着,救救我啊...救我。

“——滴——”死亡前的提醒响彻整个领域,刺耳、痛心、酸鼻、嚎鸣,意味着失去。


“喜欢吗?”生田斗真看着眼前穿着一身宽松的白,却很显身材,凸出的臀部线条,和纤细的腰,棕褐色卷卷的头发下的脸又很模糊到看不清的人问道。

“喜欢?什么?”他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各式各样的道具和搭起来的场景,还有手中的剧本。啊啊是花男2的拍摄片场啊,那么,这么说的话也是和旬酱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呢,哈哈。果然,眼前映入多了一个身影,灰色的上衣搭着白色的牛仔裤,牛仔裤边挂着闪亮而响着烦人的链子,明明迟到了还一脸笑容的问好,生田斗真将手举了起来准备挥手,到半空,小栗旬的身影散成一片白烟。他并没有诧异,只是收起了微笑,视线又回到那模糊的人身上。

“喜欢吗?”

“什么?”话题再次被转了回来。

“那个人。”

“是讨厌哦,讨厌。”

“嗯~是吗。”这是肯定句。“刚刚的,是你自己挑出来的回忆哟,既然讨厌,为什么会是他呢?”

为什么会是他吗,“不知道。”其实这答案自己早就清楚了,因为是他,只能是他。

“那你后悔吗?”

“后悔遇见他?”

“嗯。”

“后悔,超级的。”

“嗯哼?”

“因为遇见他,让我的人生翻天覆地了啊。”他们默契的沉默了一会,生田斗真抿了抿嘴唇继续说道,“原本就生存在上的天空才知道可以那么蓝,在下的草地可以那么富有生命力,雨滴打落在身上也不再是凉意,就连刺骨的寒风,和他一起看来都是大自然温柔的问候...他改变了我的世界,毁掉了我原先的世界,我恨他,恨到骨子里,刻苦铭心,烙印在脑海里,他不在的世界里,是多么安静,所有景色是多么冷清,主格调的黑白灰,被他感染到红绿蓝,他是一个可怕的男人,毫不留情地侵蚀我的所有,所以,我后悔遇见他。”因为与其得到,我更害怕失去啊。生田斗真把自己包裹在双臂里,蹲下了身子,模糊的人渐渐的靠近他。

“但你已经遇见了呢,他也已经改变了你的世界,选择重来吗?”

他也蹲下了身子,用食指卷弄着生田斗真的发缕,冰冷冷的感觉,让生田斗真忍不住抬起了头,明明是对视的水平线,却仍看不清对方的脸。模糊的人将手抚上了生田斗真的颈部,轻轻的,大拇指交叉,双手围绕着他的脖子,低温度的触感让生田斗真全身发麻,他在他的耳边玩味的吹了口气,冷空气钻入了他的耳朵,窜过耳膜,刺激着生田斗真的瞳孔放大,白膜上布满血丝,脑部神经参杂在一起,脑海里记忆零碎的短片不停的游离着,仿佛自己与身躯被隔阂。

模糊的人拉开了距离,盯视着生田斗真,在对视上的那一刻,生田斗真清醒了,棕褐色卷卷的头发下,藏着再也熟悉不过的五官,颈部突然传来了难以抵抗的力道。

“你在说谎哦。”生田斗真对生田斗真说。

喉结被按压的生疼,呼吸的渠道被压抑的隔离,上气不接下气的换取没有让生田斗真好受,他没有挣扎,只是慢慢的向后倒去,只是眼泪湿润了眼睛,眼前的人微笑着,“你不该来这里。”

他替他留下了泪水。


生田斗真缓缓的睁开眼睛,眼泪也从那一瞬间默契的滑落,接受了和外界一切的视觉体验,没有不安,看着身边紧握着他的手的男人,手被握的酸疼。他拨开了男人前额凌乱的发丝,意料之中的不小心弄醒了男人。

“...嗯?怎么了?”男人明显没睡醒的揉了揉眼睛,像个孩子似的握着拳头去揉眼睛。

“旬酱真像个小孩。”

“怎么?不喜欢吗?”男人蹭进了生田斗真的怀里,“你刚刚哭过了?”泪痕被灯光照射的刺眼,男人觉得。

“嗯。”

“为什么?”男人将生田斗真圈入怀里,舔湿了自己的嘴唇,吻下了生田斗真的眼部,就算是留下来的泪痕,也可以让我痛的发狂,你知道吗。

“因为,讨厌你。”生田斗真上扬着嘴唇,是一个牵强的幅度,继续说道,“讨厌你到想让你陪我下地狱。”男人没有一丝震惊,反倒是吻上了生田斗真的唇,然后露出了甜蜜的笑,“真巧,我也是。”男人的鼻尖刮着生田斗真的鼻尖,这句话不是誓言,不是约定,更加不是玩笑。

而是未知的将来以及陪伴的肯定。

生田斗真忘记了那似真非真的梦境,或许它会在将来的某一时刻发生,也或许它只是一个单纯的梦境,但对他来说,这都不重要。

他只要记得他问那个男人“如果到最后的最后的话,你还会在我身边吗?”

男人没有回答,只是将精致的指环套上了生田斗真右手的无名指,然后紧紧的相拥。

那个能把生田斗真的世界弄的翻天地覆的男人,那个能把生田斗真残余不剩侵蚀的男人,那个能不用暧昧的话语敷衍生田斗真的男人,那个唯一能在生田斗真右手的无名指带上指环的男人...只能是小栗旬,只有是小栗旬。

而这就是小栗旬,让生田斗真深爱深爱深爱深爱深爱到恨的男人。



*没看懂的大大们我不收刀片(つ﹏⊂)

*文始终写的没有我脑海中的细腻,但是每篇都是尽力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1)
热度(34)
© Ech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