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高兴遇见你.
这里是专写甜文的抖M.感谢你的喜欢.
现实中非常非常杂食.
但文只写旬斗文.
PS:有坑慎重!

【段龙】当郁夫变成喵 · 上


*大学生设定
*最近学校的流浪猫多到我按耐不住了
*OOCOOCOOC


“Ta酱Ta酱,快醒醒快醒醒!”

遭受到猛烈摇击的段野把背对的身子转了过来,“嗯...?”虽然回应着,但眼皮没有离开它挚爱的下眼睑。

“快看快看!我长出了猫耳朵儿和尾巴儿!”龙崎抚摸着自己新颖的耳朵儿,把它翻内翻外的自个玩着,“嗯...”段野用鼻子发出了沉闷的声音后把被子盖上自己的头。

“Ta酱!”龙崎掀起了被子,整个人扑上了缩在一团的段野身上,段野给压的实在难呼吸,他环住龙崎,一个转身把他压在身下,过程中还是没有睁开眼睛,却一气呵成。

“呀呀呀,我的尾巴儿!别压呀Ta酱!!”
“ikuo你好吵,再睡一会。”
“一会一会就是下午啦!”
“... ...”

“真拿你没办法,只能这样了。”龙崎将自己被压住的手抽了出来,右手用力的拍打着自己的左手手背,“啪”的一声,回响在房间里,刺耳的声音让段野不乐意的皱了皱眉头,不过这点声音对段野来说不足以成为困扰到他睡眠的原因,但他的心,莫名的一阵痛。

“你做什么?”段野瞬间撑起了自己,不是一脸惺忪,而是一脸担忧,他抓着龙崎的左手,温柔的抚摸着手背上的红色印记。

“因为Ta酱你不起来嘛,一点都不关心我,哼。”龙崎故意撇开了头,嘟着嘴唇。

“我哪有不关....这是什么?”段野注意到了龙崎头上两只耳朵儿,伸手揉了揉,“咿呀!”龙崎突然整个人缩在了段野的怀里,“痛吗?”“不,不是啦。”奇怪,明明刚刚自己玩的时候还没有感觉呀,怎么Ta酱一碰就有一种全身的酥麻感。

“所以说,这是什么?”龙崎突然反扑,骑在了段野身上。
“所以说,这个是耳朵儿(指着耳朵)这个是尾巴儿(把自己撑了起来,翘起了臀)。”
“ikuo,你是在诱惑我犯罪吗?没想到你喜欢这种play。”

“Ta酱!!这是真的啦!真的!”龙崎转了一个方向,小臀对着段野,尾巴一左一右的在段野脸上甩。

“柔柔的毛毛的软软的,感觉不错。”
“Ta酱!!!”这时龙崎已经炸毛了。

“哈哈哈哈尾巴都竖起来了,好啦,起来吧,都已经这样了。”别看段野一脸淡定,其实心里已经被无数个“怎么办”给吞没。

“我倒是不担心啦,倒是Ta酱。”
“嗯?”
“我饿了~”
“好好我去做早餐。”

段野裸着上身懒洋洋的朝门口挪去,却被从后抱住,“怎么了?”段野习惯性的转身去揉龙崎的头发,当抚摸到凹凸不平的耳朵,果然,还是得想想办法才行。

“我要吃鱼~”
“鱼?一大早的?”
“嗯嗯!”
“为什么?明明之前不喜欢吃不是吗?”
“因为我是猫~”
“你还真当你是猫啊?”段野捏着龙崎的鼻子。
“唔,我就是要吃鱼~要吃鱼~你看嘛看嘛,这猫耳朵儿,猫尾巴儿。”
“你可以换个称呼不?不要儿儿儿的。”
“那我换了就给我鱼吃了吗?”
“...嗯。”
“那,耳儿朵?尾儿巴?”
“ikuo...”段野抚额。
“那那耳朵?尾巴?”
“没情调。”
“嗯...小耳朵,小尾巴?”
“太可爱。”
“那你说叫什么嘛!”
“嗯...叫想要(指耳朵)和进来(指尾巴)”什么怪名字,Ta酱口味真不一样,算了,“那就这个吧!快快快~我要吃鱼~”“好好好,你去洗漱。”
“嗯~喵~”

龙崎松开环住段野的手,余温残留在段野的腰上,心想着这个磨人的小妖精,脸上却是甜蜜的微笑。段野向厨房走去,陈列在桌子上的冰箱的材料,让他有点懊恼,只是有点而已。

不知过了多久,龙崎还在卫生间玩自己的耳朵到忘了自我忘了时间,他指着镜子里的自己,“从今天开始你就是龙崎喵啦~(揉耳朵揉耳朵,摇尾巴摇尾巴)”完全没有发现站在门口的段野已经拿起了手机,悄悄录下了全过程。

“ikuo,原来你还有这种癖好啊。”
“Ta,Ta酱,我没有啦!没有!”
“噢噢是吗?”段野一阵坏笑。
“我真的没有!”
“是哄?快吃早餐,不然迟到了。”

这句话应该是你这个赖床的人说的吗?龙崎心叨叨,还是嘣嗒嘣嗒的跟了出来,闻着香喷喷的气息,沉溺在空气里,映入眼帘的是一条蛋黄色的“鱼”还带“血”,“Ta酱~我要鱼~不是鱼形状的蛋包饭!”“这也是鱼,别挑食,乖。”“唔...”龙崎的耳朵和尾巴垂了下去,让段野有种忍不住去揉揉的冲动。

“家里就只有蛋包饭的材料嘛,再不等等买多瓶牛奶给你?”
“真的吗?”
“嗯。”
“那好~我开动啦~”习惯能力真强啊,这家伙,龙崎先把鱼的尾巴给分支了,愉快的塞进了嘴巴,大口大口的嚼呀嚼,猫耳朵跟着动作左右的晃着,当吃到鱼头时,还不忘在它的嘴上留下一吻,再将它吞没,看着剩下“血液”的盘子,舔了两舔。

段野看到这场景只感觉自家小孩没长大,他起身拿过龙崎舔干净的盘子,顺带弯腰将唇印上龙崎沾满番茄酱的嘴,然后吮吸,“啵”的一声让气氛暧昧起来,龙崎的尾巴到了警戒的高度,两眼傻瞪瞪的瞪着段野,这吻比平时来的要突然。

“你还要去学校?”段野把盘子放进水槽,卷起袖子,拧开了水龙头,这吻对他来说再平常不过,只是番茄酱的味道变甜了。
“我,我我今天上午没课。”龙崎反应慢了半拍,“那你乖乖呆在家,别乱跑,需要什么叫我买回来。”
“嗯嗯~Ta酱中午回来吃饭吗?”
“不一定。”段野拿着洗干净的盘子,甩了甩,多余的水掉落在地面上,有序的放在消毒柜里,弄下的袖子,扣上扣子,“手机联系,我出门啦。”龙崎扑上了段野,蹭了蹭。
“嗯~早点回来~”感觉比之前更爱撒娇了。
“好。”段野轻轻揉着龙崎的小耳朵,却发现龙崎一个劲的往自己怀里缩,“嗯?”
“Ta..Ta酱...你可不可以不要碰我的耳朵?”
“耳朵?耳朵是什么?”
“唔...可不可以不要碰我的想要(耳朵)?”
“为什么呢?”
“因为...Ta酱一碰,我就有种全身酥麻麻的感觉....”
“这样啊,那...”段野低下了头,恶趣味的往粉噗噗的内耳吐气。
“呜哇!!Ta酱!!”龙崎的脸迅速红了起来,整个人躲在沙发边,感觉这招会屡试不爽。
“哈哈哈我出门了。”
“mo,真是的!”龙崎丢了一个靠枕过去,不但没有命中关上门的段野,还得自己起身去捡。

Ta酱最坏了,龙崎把整张脸埋在了捡起来的靠枕里。接下来,要做什么呢?


To b continue

*这是前戏,想写的梗在后面(哈士奇脸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4)
热度(45)
© Ech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