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高兴遇见你.
这里是专写甜文的抖M.感谢你的喜欢.
现实中非常非常杂食.
但文只写旬斗文.
PS:有坑慎重!

【旬斗】RPS《我们的时代》· 中

* 给久等了的 @圆耳朵de喵 ,谢谢你不放弃我!

*算是《我们的时代》的衍生参插着脑洞

*原视频《我们的时代,小栗旬x生田斗真x冈田将生》av2243841

*我以为我可以今天撒花的,但我的作业告诉我我的想法实在是太天真了...

*以下正文↓


意识过来的生田斗真,大笑起了褶皱。


“哈哈哈哈哈哈,抱歉,这是将生的啊,抱歉抱歉,还给你。”生田斗真扭了扭戴在指上的戒指,以很熟练的手势将它褪去,递给了冈田将生。

“诶诶?在这种时候还给我?”为什么我有种交换戒指的那种错觉?


在这么想的时候小栗旬将冈田将生手中的戒指夺了过去打量着。


难道toma比较喜欢这种款式戒指么?


糟了,旬君不会是误会了吧....“这个是前些天喝酒的时候被拿走的。”

“被拿走的?”


牙白,旬君的语气越来越像质问了。


“才不是呢,是你自己落下的。”

“诶?是这样的吗?”

“恩。”


小栗旬就像发现到新颖的东西似得,一直拿在手里观摩,冈田将生觉得真的要不妥了,赶紧夺了回来。


“这个是我第一次给自己买的戒指啦。”

“是很重要的吗?”

“恩恩很重要!”

“降生带着的东西,一般都是很重要的。”小栗旬笑着说道。


为什么我感觉就像是你在吐槽我?虽然说是事实。


“是这样的啊?我在喝酒的时候,看到他好像把戒指放嘴里咬着玩。”

“对啊,在嘴里转悠的特别厉害,库鲁库鲁的转着。”这算圆了话题了吧,得赶快让戒指消失在旬君的视线。


冈田将生将戒指放入了口袋,但这一过程小栗旬仍看着那戒指。这是揪心耿耿吗?


“将生在生活中是被欺负的对象吧?”小栗旬调整了姿势,整个人除了头部以外都对着生田斗真。

“就是啊,也有被拿走过手表呢。”

“手表?”

“恩。”

“是怎么回事?”


问你的旬酱吧!


“就是喝酒的时候,不知道是放在桌子上呢,还是从将生手上取下来的,我不太记得了。反正在喝得正在兴头上的时候,我就把手表这么拿起来(抬起左手假装拿着桌子上的手表),戴在自己的手上就回家了(胡乱的假装戴在自己的右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栗旬和生田斗真对视了一下,魔性的笑声就渲染了全场。


冈田将生撇开了视线,眼珠转了360°。我当时可是很着急啊!旬君怎么能讲的那么轻松!还有那对视和同时发出来的笑声,你们的默契完虐我了知道吗!


“结果第二天,我周围的朋友都在说‘将生丢了手表,现在急得不得了’,那手表对将生来说是去年...?”

“恩,去年,去年生日。”

“是他去年生日的时候奖励自己而买的,一个挺不错的手表嘛,于是呢我就戴着手表,然后照了张相给将生发过去了。然后将生就回复我‘阿列,这是我的手表吗?’,我就回‘不是的哦’。”

“不是的哦~“生田斗真在听小栗旬讲着故事,同时过程中他一直笑开着嘴,也不忘重复小栗旬的话调皮一下。

“结果呢,将生就回‘是嘛...我觉得挺像的,原来不是被你拿走了真的是太好了~那我的到底去哪里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是要有多天然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才不是天然呢,“我也有怀疑了一下,‘这个果然不是旬君的,是我的吧?但说不定旬君也有同款,而且如果弄错了的话,关系就要被破坏了啊’,想到至今为止建立起来的关系都要化为泡影,就觉得还是不去怀疑了,结果事实表明了是他拿走的所以...前辈什么的真是讨厌啊。”

“哈哈哈哈哈哈~”


*


结束了冈田将生被欺负的话题之后,三人相视而笑。


你们看着我干嘛...我已经接不下去啦。


“今天是将生主持啊,不说些什么吗?”

“对啊,看,就像可以先说一下我们3人是怎样的关系。”

对哦!“嘛,我们是在《花样少男少女》里相遇的。”

“啊,是这样嘢。”

“说实话当时拍《花样少男少女》的时候开心吗?”

“开心哦开心。”

“我是超开心的。”

“其实呢我在开拍前,跟制作人说了许多次‘如果用《帅哥天堂》作副标题的话,我就不出演了’”

“对呢,我们在读剧本的时候,我们也说到过‘不喜欢《帅哥天堂》这个副标题呢,我和旬酱两人。”

“说实在的,从15岁开始到26岁的11年的时间,一直一直都在演高中生呢。”

“当时就觉得旬酱挺花花公子的,十几岁的时候。”


所以在十几岁时,你就迷上了他么?


“但是啊,在我担任《花男2》时作为guest出演时,因为已经是第二部了嘛,大家关系已经很好了,然后读剧本的时候吧,这家伙不在,他迟到两三分钟左右。进来的时候我就看到,他穿着白色的牛仔裤,还配了条闪亮的链子,然后很威风的进来说着‘大家都好吗?好久不见呀~’,于是我就想‘呜哇~我超讨厌这家伙的。’”生田斗真用手脚比划着小栗旬当时有多夸张的打招呼。


冈田将生觉得这段子已经熟悉的连自己都可以背下来了,为什么还能以一种在讲新东西的心情去描述?!而且旬君你这么对着我坐,脖子却扭着对斗真君笑的一脸幸福,脖子不酸吗?冈田将生忍不住擦了擦“受伤”的双眼,但他不能断掉这话题,因为他是今天的主持。


“那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呢?”冈田将生提问出了这么一个有技术含量的问题。

“在之后又开拍前的恳谈会嘛。”


为什么接的那么自然,斗真君你已经公然告白了你知道吗?


“接着摆设开始不久后,我是一直和润君在聊天的,因为我们同J家之前也有比较多的接触嘛,所以润不在的话,我就没有什么人好说话的了,那时我就在烦恼‘该怎么办才好呢’的时候,旬酱就过来了,跟我说‘谢谢你能来拍’什么的,之后我们就交换联系方式什么的,但那时候还是有点讨厌的。”


天晓得我花了多大勇气接近你,以为自己得到你的联系方式就成功了,没想到那时你还是讨厌我的呢。小栗旬撑着头跟着在讲故事的生田斗真回忆当时的点滴。


生田斗真瞄了一下小栗旬的表情,发现他收下了笑容。这家伙不会是还在计较吧?于是他接着说道,“后来呢,决定要出演《花样少男少女》的时候啊··· ···”

“但是我跟你说,”小栗旬打断了生田斗真的话语,仿佛想起什么似得突然坐了起来,嘴角又再一次上扬了上去,“哪会儿我给他打电话了!”

“恩对哦,就在决定两个人都要出演电视剧的时候。”

“恩,决定两个人的时候,我就打电话过去了‘莫西莫西?生田君,这次··· 你是知道的吧?’他说‘当然’我回‘那就请多多关照啦~’接着啊,我觉得他超过分的,他说‘其实我也想联络你来着,但是又觉得不先联系直接见面也挺好的,恩···就是开拍前,没想要真的打电话呢’就这样有点指出我错误的语气呢,toma他。”

“斗真君他吗?”

“恩,我就想啊’这家伙什么意思啊‘稍微有点生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生田斗真笑的前俯后仰的,还用身子挡住镜头,歪向小栗旬用眼神示意着让他不要再说下去,而这一切冈田将生都收在眼底。但小栗旬没有默契的对上生田斗真的眼神,而是直直看着冈田将生有什么反应。但冈田将生无奈,因为在他看来,这通电话简直就是情侣之间的通话啊!什么不要打电话直接见面比较好什么的,普通人会这么想吗?!而且那么暧昧的通话旬君为什么会觉得是在指出你错误啊?这是变相秀恩爱吗....


生田斗真看着小栗旬没有继续讲下去的意思,他立刻接了下去“然后就在拍摄现场见面了,我那时就很普通的乘电车或者是外景巴士去的拍摄现场,就没有交通工具回去,刚好和旬酱是同一时间结束,于是就乘了旬酱的车回去了。就那样,在车上说起‘今天的拍摄怎么样’‘想要演成一部怎样的电视剧’等等就这样在车上说了一个多小时。”


“恩,一个半小时左右吧。”

“然后意外的发现两个人的想法很接近,也觉得‘这个人是真的很喜欢演戏’,接着关系就变好了。”

“说起来,从那之后就基本每天都在一起了呢。”

“恩基本每天都在一起了呢。”生田斗真和小栗旬不约而同的对视笑了笑。


遇见你真好——或许他们心里在默念着这句话。


当然,他们活生生的将“主持人”给冷落下去,一直自顾自的放闪光。然而冈田将生就不明白了,要怎么遇见一个人才会像他们一样刻苦铭心?甚至到现在都还记得第一次见面的点点滴滴?也由于这个,他懂了他们在彼此心中的地位是如此的不可替代。即使如此,他还是容忍不了自己这种电灯泡的存在。你们是已经忘了这是在录制节目了吗....别不顾我啊喂。


接着生田斗真联想到那时自己对小栗旬的憧憬,很自然的说了下去,“我当时超级羡慕旬酱的,明明年龄差不了太多,却已经很红甚至当主角了。”他抿着嘴唇看向小栗旬。


“你现在自己还不是吗?那个我们的存在。”

“啊啊是是。”

“我已经无法再为你做什么了。”小栗旬用着低沉的声音念着电影里的台词,让生田斗真害羞的笑了起来。

“然后就‘咔哒咔哒’”小栗旬摆动自己的手臂,模仿着生田斗真在电影里跑步姿势。

“你那是什么啦‘咔哒咔哒’”生田斗真模仿刚刚模仿着自己的小栗旬。

“那叫——toma式奔跑方式。”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又是什么啊旬酱。”


为什么你们能这么幼稚!旬君和斗真君在一起的时候完全就是个小孩子啊!明明和我一起的时候就只知道欺负我。还有主持人是我啊,我啊,我冈田将生啊···


但小栗旬头也不回的去看冈田将生就继续对生田斗真说道“关于跑步姿势啊,如果能做到的话肯定会想要根据不同人物来改奔跑方式,会觉得‘这个人物的话,肯定是这样奔跑的’,不过你的事美男奔跑方式呢。”


“是啊是啊,我有留心才跑的。”

“姿态很好呢,奔跑姿势。”冈田将生插入这句话,终于分离了他们对视的目光。


但也仅只几秒。小栗旬再一次全身面对斗真。


“不过实际上toma是一下子登上舞台的吧,作为舞伴。”


说好的让我主持呢....


“恩恩确实是这样。”

“当时是怎么样的呢?”

“果然会觉得‘哇,好厉害’这样子的情绪高涨吗?”

“嘛嘛,当然会的吧,站在几万人面前的时候,你真的会被狠狠的吓一跳呢。大家的眼神在看哪里都可以看得很清楚,场面很壮观。”

“那时候有说‘我爱你哟~东京’吗?”

“‘我爱你哟~东京’吗?应该有说哈哈哈哈哈哈哈~”重复了小栗旬的话的生田斗真,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至于冈田将生无奈的抱着臂,心里默默的怒吼到。


告诉我笑点在哪里!在‘我爱你’那吗?还是说‘东京’是你们的代名词!!


他觉得一大早真的给秀疯了。


-To b continue-


评论(10)
热度(31)
© Ech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