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高兴遇见你.
这里是专写甜文的抖M.感谢你的喜欢.
现实中非常非常杂食.
但文只写旬斗文.
PS:有坑慎重!

【旬斗RPS】关于蚱蜢的翻网墙


“好,cut!大家先休息一下,斗真君你先去补补妆。”泷本智行用剧本拍了一下自己的手心,看着摄像机屏前自己不太满意的生田斗真饰的铃木,总感觉少了什么。 

“不好意思,因为我重拍了那么多次。”生田弯下标准的90°躬。 

“没关系没关系,不是你演的不好,而是我总感觉少了些什么?” 

“少了些什么?” 

“恩。这一幕你表现的害怕是到位了,可是....少了一些愤怒?... ...对!就是愤怒。”泷本再次用剧本拍打自己的手心,并紧紧的握住,眼睛里没有刚刚的黯淡,反而像星星一样光亮,如果可以,他脑袋瓜上应该冒出了一个点亮的小灯泡。 

生田有点不解的看着他,他就继续说道“铃木是因为妻子被杀害才会有报仇的思绪,而当自己潜入黑社会后被追杀,追杀你的人还是和杀害你妻子相关紧要的人,铃木情绪应该夹杂着愤怒,对吧?” 

“... ...这么说,对呢。”生田像是被什么开窍了起来。 

“恩,趁现在补妆时间,琢磨琢磨吧。”泷本轻拍着生田的背。 

“好,谢谢您的指导。”生田回复了一个职业式的微笑。明明自己花了不少时间去掂量铃木这个人物,看来下的功夫还不够啊。他心里在叹气,精神却在振奋。


 * 


工作人员打下12次板,在同一part里,“Action——” “铃木!——”身后的女子双手捧着枪,瞄准在前方一个劲逃跑的铃木。铃木不顾的跑,害怕到极限的他,睁大了眼睛,张着嘴,还不忘时不时扭头看看距离是否被拉近。在一个完全是直道的行道上,很容易被射杀,于是他就攀上边上的网墙,以笨拙又矫健的动作攀了上去。这时的镜头就在网墙的对面映入铃木的整个身影,特写在脸部的表情。 

愤怒和害怕,愤怒和害怕,愤怒和害怕。这是他刚刚在奔跑时一直在想的事。 在他即将将半身翻过网墙时,身后的女子射击到了他肩膀边缘的铁栏,子弹与铁制摩擦出的火花,让生田本能的表现出惊吓,但眼神却还是在放空,然后很好的按照剧本摔下。 

“cut!”泷本的小情绪要出来了,看来要抓住这种铃木的情绪真的有够呛的啊,那也没办法了,今天也只剩下这一场。“斗真君,你先去放松一下吧,我们不急。剧组们过来讨论一下场景的布置。”

“好。”大家异口同声地回答着。

生田开始有点丧气,难道是因为太在意导演说的话了吗?这样想着,他也一个人慢慢走到场后的河边,抱着双腿,看着水流,快要落山的太阳,照耀着他的影子印在身旁。愤怒和害怕啊……风,从侧面吹乱了他的发型。

“怎么?我的斗真居然显得那么无助。”声音从生田的身后响起,他扭过头,打量着背对在太阳底下对方模糊不清的身影,但那身高和那低沉的音色还有谁?

“旬酱!?”生田的语气透露着自己的感觉到的惊喜。“你怎么会在这里?”

小栗旬迈步到生田旁边坐下,“我刚结束我那边的工作呀,所以顺道就来看你了啊。”他以身高优势,挡住了照射在生田斗真身上的阳光。

“这样啊… …”还以为....

“当然是骗你的啊,最近我可是闲到只能想你了诶。”小栗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微笑,让生田刚刚的失望变成害臊。

“旬酱你又来了,总说一些让人在意的话。”生田撇过脸,看向周围的小草。

“都说了那么多年了,还不习惯的你才是奇怪吧?”小栗揉上生田的脑袋。这次他的头发被拉的很直,很乖的搭在额头上,刘海下带着一副文艺的眼镜,很简单的银边,加上一套整齐的灰色西装。说起来,这次的角色是一名教师是吧。小栗眼里充满的宠溺。

“明明就是说出来的你奇怪啊。”生田有点不服被说奇怪,不过不抗拒被抚摸的感觉,因为那样他很安心。

“是是~所以,你怎么出来了呢?今天的拍摄结束了吗?”小栗不忍笑笑因为舒服所以反倒蹭着自己手的生田。

“还没....还差最后一场。”生田低下了头,刚刚的顾虑又一次提了上来。

什么都写在脸上了哦,笨蛋。“哪里卡住了呢?”

“诶...?”我明明什么都没说啊。

“问你,哪里卡住了。”真好懂啊你。

“... 被追杀的铃木在逃跑翻网墙时的那个特写....需要夹杂入害怕和愤怒的情绪。”生田对视上再看着自己的小栗,“可是我演绎不出是如何的愤怒。”

“嗯~这样啊~”感觉小栗好像松了一口气,他伸开了两条大长腿呈V字形,“你应该有录下逃跑时的视频吧?给我看看?”小栗已经伸出手,示意着拿给他。

生田会将自己不到位的戏份给录制下来然后观摩,反思,深虑,再演绎。这是他一直以来的习惯。

“呐。”他将手机递给了小栗。

刚刚一次次NG的场景,放映在小栗的眼睛里,生田看着小栗认真琢磨自己演技到入神。

“眼神。”小栗看着手机对生田说到。

生田专注在小栗的侧颜,缓了半拍,“哈?”

小栗扭过头对视上生田,重复了一遍,“眼神。”他反复至少看了五遍,就那一小段。

“眼神?”

“嗯,你的肢体语言很充分的体现出你因为害怕而逃匿,在特写时,你的脸部表情也看得出因为枪声而受到惊吓,可是你的眼神,你的眼神不在戏里,它很空洞,没有情绪。”小栗抬起手将手机递了回去,录像停止在特写的镜头。


原来是卡在这里啊,旬酱好厉害。“可是就算知道了....也很难找到感觉吧。”在这么短时间里。生田还是不禁有点灰心。


“感觉吗?”小栗突然伸手抚上生田的脸颊,“我要离开你。”他一本正经的说道,眼神认真的让生田感觉不到是在说笑。


为什么?为什么要离开我!?别啊,我不要....


“...旬酱...?”生田忽地感觉鼻子有点酸,睁大眼睛,让在打转了泪水不往下滑落,咬着下唇,控制不住微微颤抖的手。

啊,好像有点过头了。小栗忍不住抱住了生田,让他抑制了颤抖,“记住刚才的情绪,那样就可以了。”他在生田耳边说道。

“刚才?情绪?”那是在教我演绎吗?“即使...即使是为了让我更好的抓住角色,你也不用说这样的话吧!笨蛋旬酱!”生田有点炸毛的推开了小栗,大步大步的迈进向拍摄现场。


“诶…?喂,斗真。就这样把我晾在一边吗?喂。”

“不管你。”笨蛋旬酱,不要把这话说得那么自然啊,我会当真的。

*

“回来啦?”

“嗯。”

“那我们开始吧。”泷本明显感觉到生田好似抓到了什么技巧,气场不像刚刚那么拘束。

“Action——”第13次打板开始。

铃木再次以笨拙又矫健的动作攀了上去。 
他说他要离开我,他说他要离开我,他说他要离开我,这是他在镜头特写前一直在想的事。 

——我不要!不要这样!生田眼神瞬间多了一丝坚定。而闪过的那一霎那,刚好是特写的镜头。

“pass!很好!斗真君,这段演的太棒了!铃木的情绪深刻的体现出来了!”

面对着导演的夸赞,生田还没有回过神来,“啊,啊,谢谢。”

“好,今天就到这里了吧,大家辛苦了。”

“导演辛苦了,大家辛苦了。”生田鞠了个躬,等工作人员走了之后,他又回到了后场的河边。

他以为他会不在的,结果那笨蛋打着哆嗦在原位坐着。

“冷不会进去吗?”生田环住小栗的脖子。

真暖,“因为感觉你在生气?”小栗把手覆盖上他的手。

“那是当然的吧!哪有人会把那种话说得那么自然。”

“我又不是故意的...原谅我吧。”

“才不要。”生田紧了紧自己的手,“我警告你哦,关于离开我这件事你想都别想。否侧.....”

“否侧?”

“否侧我哭给你看。”

“哈哈那你也想都别想,”小栗转过身子,额头抵住生田的额头,搂住了他的腰,“有我在就不会让你哭。”——他这么说道。

“我不信。”

“诶?我的斗真几时变的这么傲娇啦。”小栗啄吻了一下生田。

“你才傲娇。”生田回吻上他。

“是是~我们都是。”小栗甜蜜的笑着,宠溺的气氛渲染落日的气氛。

“我说的只是你。”生田还是不服。

“好吧,不跟你闹。你明天几点开拍?”

“9:00。”

“那今晚就在我家住下咯?嗯?”

“嗯。”

小栗稍故意用力一把将生田拉了起来,让他有点失去重心的倒在自己的怀里,然后再牵起他的手,“回家咯。”他们的影子,倒映在夕阳下。


*我取名已无能
*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3)
热度(24)
© Ech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