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高兴遇见你.
这里是专写甜文的抖M.感谢你的喜欢.
现实中非常非常杂食.
但文只写旬斗文.
PS:有坑慎重!

【旬斗RPS】雨不大

他们再一次又因为工作被分隔两地。


而天开始换季,下起了征兆般的雨,无序的滴落着,打击到黑色面料的伞“嗒嗒嗒”的响,也落在了眼前的海面,伞下人拨通了电话,从第一句问好开始嘴里就冒出了寒气,以水雾形式被雨击散。


雨不大,像电话那头的男人的语气般温柔。


“旬酱,你忙完了吗?”

“嗯,我这边已经结束了,你呢?”

“忙完才打给你的。”

“才分开不到4小时就想我了啊?”虽然看不见此时对方的表情,但生田斗真敢断定,对方是笑着说的,而且还是得意的那种。

“我没有这么说啊,还有,”生田看了看表上的时间,“是已经4小时25分钟了。”

“诶~已经过了那么久了啊。”

“语气真敷衍。”

“嘿嘿,被发现了。”

“恩···”生田看着海浪击着沙,“我这边下雨了。”语气放柔和了些。

“是吗?我这边也是哦。”小栗旬拍了拍肩上的雨滴,“你穿够衣服没?不要感冒了,照顾人很麻烦的。”

“我又没要你照顾。”生田开始用脚尖划着沙子。

“可是我要照顾你。”他又突然停止了脚上的动作。

“那就别说的好像很不情愿照顾我一样啊。”生田有点抱怨的说。

“所以说,你为什么穿那么少?”小栗跨下前面的白阶。

“少?”男人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着装,黑色的紧身长裤,配搭着白色的T恤外加深蓝色的针织外套。“感觉还好啊,不会说冷。”生田呼出一口气到撑着伞的手,但也只有那么一瞬间的暖意。

“所以不冷就能站在海边吹冷风了吗?”小栗拉低了伞的高度。

“只是感觉...诶?不对,你怎么知道我在哪?”生田开始左顾右盼寻找熟悉的身影,但在大家都撑着伞行色匆匆的路过,得到的便是一个空。


对啊,怎么可能,我到底在期待什么啊。


刚刚心里怀有暗喜,他在很努力的把它浇灭,而视线很快又回到被雨水滴落显出涟漪的海面。电话那头已经没有多余的话语,只是一味的雨声,已经分不清是自己这边的雨喧哗出来的,还是对方那边的。


“所以我说,不冷吗笨蛋。”生田的伞下被无端的闯入,熟悉的气味没有被雨冲洗净,反而因为近距离,更好的窜入鼻息。


因为惯性和背后的冲击力,生田不禁往前倾,伞被撞的向前倒,但这一切就像被身后的男人算计,他从背后闯入,从背后用拿着刚收起来的伞的手搂住了生田的腰,而空着的左手抚上了生田拿着伞的手。


生田被这举动的突然弄的不知所措,“诶?旬酱?“手机差点掉地。

“你看你,手都冰成这样还站在这吹风,还说不冷。”带着有点责备味道的话语,让生田转过身面对他,小栗把长伞挂在了臂弯,将自己的围巾蛮横的扯了下来,却温柔的帮生田戴上,还围的严严实实的。


“旬酱怎么会在这?”生田扯了扯围巾,把自己下巴裹在围巾的温度里,手中的伞就已经被夺过去,高高的撑在自己的头上,而手被拽入对方口袋。这一切生田都没来的急作出反应,但小栗只是感觉他的斗真要冻傻了。


“想过来就来了啊。”小栗让生田和自己靠的更近。

“可是不是很远吗?北海道到这里。”他们迈步向回去的路。

“有你在的地方就不会远啊,这是恋人定义对吧?”小栗笑的一脸宠溺,有着雨天的冷也浇不灭的暖意。

“你是电视看多了吧。”

“是拍多了。”小栗相扣起他和生田的手,在口袋里。

“说,其实是不是因为想我?恩..才过了4小时53分钟?”生田好像有些得意。

“不是才过了4小时53分钟,而是4小时52分钟前就已经想你了。”小栗把雨伞往生田那边偏。

“诶~旬酱真的就只有被急坏的时候才不傲娇啊。”生田踮起脚尖啄吻了小栗。

“你不知道下雨天特别容易想念吗?”小栗回吻他,是很漫长的夺取呼吸。


雨不大,在淋淋淅淅的下落着也为他们之间的气氛添加了几分蕴意。


*兴起的段子(标志着要更文惹 •ิ _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8)
热度(50)
© Echo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