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高兴遇见你.
这里是专写甜文的抖M.感谢你的喜欢.
现实中非常非常杂食.
但文只写旬斗文.
PS:有坑慎重!

【泉秀·段龙·花叶·林铃·奏定·旬斗】玩转唇膏

-OOC是不可缺少的元素

-这是个脑洞,巨大的脑洞洞


泉秀

“泉!救我。”中津秀一飞扑上佐野泉的床上。

“怎么了?”佐野合上了手中的书,看着中津抬起头附和着一脸委屈。

“他们要惩罚我。”

“?为什么?”佐野想不到有什么惩罚会让中津对自己喊救命,就在这么想的时候,房间门硬是闯入了十几人,还有无比吵杂声。

“中津今天你是逃不掉的!”众人手上拿着各式各样的唇膏。

“你们这是干嘛?吵死了。”

“哦佐野呀,中津这家伙刚刚玩游戏输了,他必须得接受惩罚。”难波南坐下搂住佐野的肩,而此刻中津想乘机逃走,却被众多眼神封死在佐野的背后。

“惩罚是什么?干嘛拿着这个?”佐野拿过难波手上的唇膏。

“嘿嘿嘿嘿嘿,”他突然对背后的中津邪恶的笑起来,弄的中津更是缩成一团,“惩罚就是让他涂上唇膏然后找一位异性以嘴对嘴的形式将唇膏转移到对方的嘴唇上去,听起来是不是很不错?”难波拍了拍佐野的肩膀。

“不错个头啊,这是男校啊,哪来的异性。”

“诶...说的也是哦...”

“喂,混蛋佐野,重点不在这吧!他们要我去做那么羞耻的亲亲嘢!”中津炸毛的从身后撞了撞佐野的背。

“咳咳咳...哪羞耻了啊?不是挺好玩的吗?”

“这么说来佐野也同意了吗?哈哈哈哈,中津今天没有人能救的到你了,觉悟吧。”

“觉悟吧。”众人异口同声的重复着。

“泉...”中津几乎是用幼猫的呼唤说出佐野的名字。

“···等等,因为是在男校,所以现在是改为对同性了吧?对吧?”佐野问着他们的头儿——难波。

“恩,没错,但是内容不变!”带着一抹邪恶的微笑,还有那色色的眼神。

“我来找你是要你救我,而不是添乱的啊,混蛋佐野。”中津缩到墙角踹着佐野。

“现在不就来救你了吗。”佐野在中津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以体型差将中津笼在了墙角。

“... ...”诶诶诶?这是干嘛?脸好近,呼出来的气都扑到我脸上了,眼睛,啊睫毛好长,不不不!重点错了!他在吮吸我的嘴唇!!头还微微幅度地摆着!他是在吻我吧……是吧!咦?什么东西伸了进来?舌头给撩起来了,唔缠绕的,好舒服...!!!不对!“你干嘛啊!”中津的反射弧长的可怕,当他把佐野推开时,眼睛才融入舍友们膛目结舌的瞪大眼睛的表情。

什么情况!?

“什么干嘛,不是说游戏惩罚吗。”佐野弱不禁风的说,真的是连脸都不红。

“惩罚内容我是主动的一方,而且你为什么把舌头伸进来!?”

重点错了吧!还有舌头都伸进去了!??众人互瞪大眼相望,但一切实在是太过突然。

“啪嗒啪嗒……”佐野随着声响往后转过头,发现大家的嘴巴张的有多夸张大就有多夸张大的,手僵持在空中,唇膏什么的全掉落在地上,而他们反应过来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们真的没有在一起吗!?”

“没有。”很默契的异口同声,但语气不同,佐野是波澜不惊,而中津是炸毛的小猫咪。

而此时宣岛大树只感觉中津的灵光是慌乱的黄色夹杂着淡淡的恋爱粉,他们都不知道他看透了一切。

“喔喔喔!”难波突然站了起来,鼓着掌,“佐野你这家伙也太拼了吧,没想到你那么重情义哦。”他竖起了拇指,给佐野一个赞,然后尴尬的笑了几声。

很明显,他在缓解气氛。

才怪。

大家都以为难波是没有弄清情况,天真似棉花糖——一开始是这么认为的,但是看到难波背后打的手势,他们就懂了。他的手在背后做着快点撤离这光芒四射的房间的手势,这举动在众人心里一致通过,当他们想默默旋转开门把时,佐野突然开口了,“惩罚不继续了么?”

谁想光明正大看你们俩这么个秀恩爱啊!

“当然继续啦!中津快!愿赌服输。”难波挑衅着。

意外的是中津再也没有多余的话语拒绝惩罚,而是乖乖的扯着佐野的衣服,有点难为情的慢慢靠近,到了眼中只有对方影子的距离。

maya...快!趁现在!

大家陆陆续续的窜了出去,还不忘轻悄悄的关上门。

“呜哇,感觉都要窒息了。”

“刚刚那一瞬间我还以为佐野喝醉了呢!”

“感觉整个人都要给染的粉粉的了。”

“要我之后怎么直视他们。”··· ···

“还好有难波在!不然我们应该···”“嘘!”难波整个人贴着房门,用食指封嘴示意让他们不要出声,接着他们也一个个凑了过来。

房内的两人唇瓣摩擦起来,中津左右缓慢的摇摆着头,选合适的幅度让唇瓣贴的更紧,而佐野真的是放任着不管,让中津主动,但中津在意的是唇膏有没有好好地弄到佐野的唇上,所以在准备离开时,抿了一下佐野的唇。

“感觉还不赖。”佐野用拇指压了压自己的唇。

“什么叫还不赖啊!笨蛋佐野。”其实中津在靠近的过程到结束一个吻,全程,他的脸都红的像个番茄。因为之前都是佐野自动吻他,不论是喝醉还是刚刚的吻,一时要换他来,措手不及和无下限的羞耻那是肯定有的。所以他在骂完佐野笨蛋时,就掀起一旁的被子,自己裹了进去。

“喂,意思是很好啦,快出来,不热吗?”佐野扯了扯被子,却被紧紧的抓着,里面的中津番茄还不出声。

佐野就按照被被子裹出来的轮廓,将嘴唇递到中津的脸颊部,隔着被子,亲了下去,是很轻的吻,以至于中津没有察觉。

然后说,“下次我不在时,不要跟他们玩什么惩罚游戏啊,知道没?”

中津掀开被子,“凭什么?我就要。”

佐野捏了捏中津的鼻子说,“凭我不想看到你因为游戏被迫吻下一个不是我的人。”

此时的中津不是被感动,而是发自内心的窃喜,“嘿嘿,你就直说你喜欢本大爷想独占本大爷吧,傲娇泉~”

同是此时在偷听的众人们,你们就快点承认在一起了吧!


段龙

龙崎郁夫一路狂奔,没有拉上拉链的羽绒服迎着风敞开着,阻碍了手臂的摆动,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在抓逃犯,其实不是的。

灰黑色的手把被他慌乱的扭开,“哈啊····哈啊········Ta,Ta酱,我回来了。”对于突然停下来的热烈运动,让他身体吃不消的喘。

“慢死了。”段野龙哉坐在被炉里,“蛋包饭都要凉了。”

“哈啊···对不起。”龙崎脱了鞋,也钻了进去,“····好,好累···”

“怎么喘的那么厉害?”

“你,你要想想,警署到你家的,距离啊。”

“你跑过来的?”

“恩。”龙崎喝了一口水,却停止不了他的喘息。

段野看着龙崎一张一合的唇,“吵死了。”

“恩?唔!”段野霸道的吻了上去,手按住了对方的后脑,将自己的呼吸递了上去,是个很短暂的吻,然后舔了舔感觉油油的嘴唇“这是什么?”他的手滑过唇瓣。

“什么,什么这是什么?你在干嘛啊刚刚!干嘛突然吻上来。”

“因为你的呼吸声好吵,问你嘴上涂的是什么。”

“···哦,今天日比野给我涂的唇膏,她说我嘴唇太干了。”

“什么叫给你涂的?恩?“

“就是她拿她的唇膏给我涂呀。”

“哦?”段野拨开了桌子上的蛋包饭,脚跪了上台面,将龙崎慢慢推倒。

恩?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Ta酱?”龙崎用手肘支撑住自己,眼神对视上了深邃的眼眸,“所以说你背着我和女人间接接吻吗?而且那个人还是你同事?”他用修长的手指描绘着龙崎嘴唇的轮廓。

“间接?诶?不不,绝对没有!只是···唔。”段野吻住了还没落下的音节,“只是?”

“···唔,只是嘴唇干干的,单纯的涂了涂而已···”

“可是你涂的是她的吧?”

“恩···”龙崎将头往下低,像做错事的孩子。

“那该怎么办呢,”段野撩起龙崎的下巴,“得好好消毒呢。”段野伸出舌头,舔舐着龙崎唇上的化学药品。在确对方唇上都是属于自己的唾液后,舌头灵活的钻进来龙崎的口腔,龙崎的舌头自觉的缠了上去,唇膏的味道从段野的舌头传了过来,好甜,是蜂蜜味的吧。

两人都在掠夺着彼此口腔里的空气,来不及咽下的唾液,从嘴角流出,蜂蜜的味道也随之淡去,段野看着被自己吻得红润的唇,还有那有的没的喘息,与刚刚的相比,倒觉得现在的喘息好听。

他问,“还吃饭吗?”段野抹着龙崎嘴角边的液体。

“怎么还吃得下啊。”龙崎覆上了刚刚还存在的热度。



第二天

“Ta酱,这是什么?”龙崎看着一桌子的唇膏。

“唇膏啊。”

“我当然知道啊,可是···为什么是红色的?”

花叶

黑压压的摄影棚里,男人穿着一身白色的浴袍趴在比地面高出那么一截的台上,浴袍的下口微微遮住大腿,有种若隐若现让人想掀开看个究竟的欲望。因为是趴着和腰带没有系劲的原因,胸口和肩膀毫无防备的裸露在空气中,呈现在摄影师的镜头里。

故意不弄干的发屡,一丝丝贴着额头滴着水,他左手拿着一个苹果,右手手指的缝隙插入湿漉漉的发丝,眼神对焦着红扑扑的苹果,就像看到恋人似得眼里充满喜爱,很柔和的笑了起来,而此时路过的工作人员都忍不住停下脚步去欣赏这个自散发微妙光芒的男人,诱人到饥渴。

摄影师在那嘴角微微翘起时,很好的抓住了那一瞬间,拍了一张嘴唇的特写。男人的嘴唇血色不多,被苹果衬托的显得更加虚弱,但在自家产品下可以看到他的原先就好看的嘴唇,多了淡淡的润和些许反光,没错,这就是现在拍摄的目的:宣传产品——唇膏。

男人叫做大庭叶藏,是花泽集团旗下的专属代言人,也是花泽董事长的人。

花泽类看着显示屏上一张张被修好,被放大,加上后期的叶藏,他有想过,如果每次不是自己亲自来陪他拍摄,应该就会给不明人士侵犯了吧。虽然他是很不想往这方面想,但是他也没办法,他的叶藏就是那么色,从发丝到脚踝,都在撩人情欲。

听到雇用摄影师说可以收工时,花泽拿起早已准备好的毛巾,往走向自己的叶藏头上挂去,然后轻轻的摩擦着。

“类,真好。”叶藏的手搭在了花泽的肩,暧昧的让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慌慌的避开视线。

“只是你感冒会很困扰罢了。”花泽牵起他的手,往休息室走去。

“这么说一点都不贴心。”

“会吗,快吹头发。”花泽从柜子里拿出吹风机,插好了电源。

“你帮我吹。”

“那你坐好,挂在我身上怎么吹。”


他的五指伸入叶藏的发丝,轻轻的拨弄着,吹风机里发出的“呼呼”声,让整个房间嘈杂起来,花泽通过镜子反射,看到叶藏有些皱着眉头的紧闭着眼,估计是拨弄的发丝带着水弄到他的眼睛了,注意到的花泽把他的刘海往上拨了拨,露出性感的额头。

他依然看着镜子中的反射,镜前的灯光照耀下,让他油油的唇瓣光泽起来,花泽关掉了吹风机,用手抚着叶藏的唇边,叶藏因为温柔的触摸,睁开了眼。

“怎么?”叶藏看着目不转睛看着自己嘴唇的花泽问。

“会感觉油油的不舒服吗?”花泽视线对焦上叶藏的视线。

“不会呀,而且还有一股很好闻的苹果味道。”叶藏抿了下嘴唇。

“好吃嘛?”花泽不得不承认,苹果对他的诱惑也是很大的。

“恩...不错?感觉和现实苹果味没差,要试试吗?”叶藏笑起微微的褶皱。

“恩,要试。”


花泽伸手到化妆台上躺着的唇膏,拿到手上准备打开时,他看到很可爱的一幕。

叶藏轻轻的闭起了眼睛,长长的睫毛变得显眼,而他的嘴巴微微的撅起,水润琳琳的还有一个很好看的幅度。但动作僵持了几秒,发现没有得到回应,他又睁开了眼,看到花泽手上拿着唇膏,他显些有点尴尬。

“···········我以为你要····”叶藏的耳尖开始泛红了起来。

“恩?啊,”花泽挑起他的下巴,“原本就想吻你来着。”很温柔很温柔的将一吻印了下去。

“味道感觉比苹果甜呢。”他微笑起伴着眼神里无比的宠溺。



林铃

“喂,这给你。”林诚司丢了一个拇指大小的圆柱体给铃木一郎,铃木一郎准确无误的接过,拿在手上,歪着头打量着。

不会没见过这东西吧?“那是唇膏。”林回答给看起来一头雾水的铃木,但只见铃木抬起歪着的头看向他,就好像在说“干吗用的”似得。

“啧,我的大少爷,这都不知道是什么吗?唇膏啊唇膏,涂嘴唇的啊。”林夺走刚刚被自己抛过去的唇膏,拔开盖子,转动了几下底盘,乳白色胶体似得东西就冒出了一个头出来,他乱涂抹上一层,对铃木说道“就这么用的知道吗?”

铃木点头,然后下意识的抿了抿嘴,再伸出舌头舔了舔。


“干,你干嘛?这样不就没用了吗。”

“不舒服。”铃木开口了,还是木呆样。

“油油的不舒服?”林反问着,却没等他回答就又胡乱的涂了一层上去,因为铃木的嘴唇干裂到一种让林都不爽的程度了,而且一个大老爷们去买个唇膏给他涂容易吗!然后特别叮嘱着说“不要给老子舔。”

但话音落下还没半秒,铃木又将舌头伸出来了,“不要。”简短两个字让林觉得对方是在挑衅自己,于是他又涂上了一层,接着对方又舔了一下。

涂、舔、涂、舔,就这样反反复复的,估计唇膏也快用完了一半了吧。

林坚决再一次涂抹上已经被铃木自己舔润的双瓣,不出所料的他还是伸出舌头抵抗了,舌尖沿着刚刚被涂抹的痕迹描过。

“啧...”只听见轻轻的咂嘴声,铃木就被壁咚在墙上给吻了,林含住了铃木伸出来游走的舌头,坏坏的吮吸了一下才放它会口腔,看着眼神还是波澜不惊的铃木,就像是得到沉默的允许,吻上了铃木的嘴角,到人中下,再到嘴角,过程中发出色色的”啾“声。

然后拉开了点距离,捏起铃木的下巴,“涂唇膏还是吻?大少爷~”

铃木看着眼前金发的男人,邪魅的笑着,内心是否有波幅只有自己知道,他的眼睛眨都不眨的说道,

“吻。”



奏定



“奏酱,别老舔嘴唇了,给你唇膏。”本城运命将手中的唇膏递给高仓奏。

“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作为一个男人就该霸气舔嘴唇,不要问为什么,这就是奏的定律。

“扮尸送的。”本城笑咧嘴的说。

这就高兴了?“我不相信化学药品,唾液有修复作用,这比较靠谱。”高仓把唇膏递回给本城,本城却熟练的打开了盖子,以他多年扮死尸的速度,往高仓唇上抹了一笔,然后理所当然的被抓住了手腕。

“嘿嘿,试一下嘛,而且还可以和我间接接吻。”本城傻笑着,没有管手腕上的力度。

“间接接吻?这种东西你在哪学的?”平时那么无趣的本城,虽然知道他是很想要有女朋友没错,可是知道间接接吻这东西让高仓很疑惑。

“自恋先生呀~他不仅是人很好的邢警,虽然很自恋,但是他知道的东西还是很多的!“本城的双眼就像放着金光。

“我也可以教你很多啊。”高仓有点撅嘴的讲。

“比如?”

“这样——唔。”高仓顺着刚刚抓住本城的手往自己身上一拉,冲击力和惯性很好的让他们嘴唇错开的撞在一起。

“你干嘛!?痛死了。”本城捂着半边的唇。

“抱歉,歪了。”高仓把本城捂住的手挪开,握住,然后慢慢的迫使对方的眼眸装进自己模样,好好地对准双瓣吻了上去,很温柔,以至于让本城忘记了刚刚的疼痛。



旬斗



“toma~我回来啦~”

“欢迎回来~”随着回应的声音,小栗旬走进厨房,看着自家的恋人穿着围裙,一点也不违和的在挑战料理,他从身后环住了他,“给我一个亲亲吧。”他撒娇般的说道。


“干嘛?走开啦,在做料理。”生田用手肘推了推小栗。

小栗关掉了煤气,让生田不得不停止做晚饭这件事,“just a one kiss~”低沉的语调和调皮的尾音,近距离的闯入生田的耳朵里,他转过身,看到撅起嘴唇的小栗,一手糊了上去,“不要,怪肉麻的。”

“只是亲亲,有什么肉麻的。”

“不要,快放开我,我要做晚饭。”

“不要,你不亲,我就不放。”

“那你还要不要吃了?”

“吃,吃你也行。”小栗用鼻尖蹭着生田的鼻尖。

“别闹,”生田将小栗推开,硬生生地推出厨房,“我饿了,我要做饭,你乖乖待着。”

“诶...好冷漠,就这么把我晾在一边了吗....”小栗又折回去趴在厨房前的边缘台,他就把下巴搁那了,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恋人下厨而不理他的背影。

“toma~”生田拿起铲子,铲着锅上的菜。

“tomama~”生田熟练的看也不看,伸手向左边勺了点盐。

小栗不耐了,把头左右摇了起来,”我要亲亲~亲亲~亲亲~”

“好烦啦。”

“不管,我要亲亲~亲亲~亲亲~快给我亲亲。”

生田无奈的回头,给了一个眼神,“旬酱,告诉我你几岁。”

即使一个回头,带着一个“给你一个眼神自己体会”的表情,小栗都解读为“有希望”,所以他笑的很开心,摆正了头,“我比toma大两岁。”

“那就是几岁?”

“四岁半!”小栗笑嘻嘻说出这么毫无违和感的年龄。

“你....”

“亲亲!亲亲!我要亲亲!快给我亲亲,快快快!” 他窜进了厨房。

 “···”对于这种孩子般的撒娇方式,生田怎么能忍。
 
 他关掉了煤气,将铲子抵在了锅的边缘,一个转身揪住小栗的衣领,不温柔的吻了上去,却很快分离,“你涂了唇膏?”生田用指尖擦了擦嘴。

小栗勾起了嘴角,再也不是刚刚孩子气的笑,很明显他对生田的举动很满意。他以手长的优势绕住了生田的腰,另一只手按住了他的后脑勺,用嘴唇迎了上去,生田反应过来之后就是紧闭着嘴,小栗有点不满的拉开距离,“不打算把嘴张开吗?”咬了一下对方的下唇。

生田很乖的张开了嘴,让小栗的舌头在嘴里放肆的游走,唇瓣的摩擦使唇膏的味道顺着吻参与了纠缠,一股愈吻愈浓的味道散开在味蕾,眩晕感慢慢的浓厚起来。

“唔.....唔............”生田卖力的推开小栗,脸颊异常的红晕起来,“那是什么?”他在询问残留在他口中的味道。

“柠檬鸡尾酒。”小栗得意啄吻了一下生田。

“别吻啦,感觉要醉了。”他耳尖也红了起来,而小栗只感觉自家恋人可爱死了。

“在试一次吧。”

“不要,”生田扭过身子,变成小栗从后背抱着他的姿势,“还有柠檬鸡尾酒味道的唇膏哪来的啊?”

“制作组定做的哦,问我说喜欢什么味道,我就说了柠檬鸡尾酒,然后真的就做出来了!真含有酒精的唇膏!厉害吧!不错吧!?”

“是是,就是个恶趣味。”

“嘿嘿,所以再来一次吧~”

“不要。”

“诶....”

“不要。”

“to...”

“不要。”小栗这次把下巴搁到了生田的肩上,“就算你现在有着可爱的猫耳朵,耷拉下来也没有用。”

“toma~~~~~~~~~~”

“······”这男人真是够了!

生田侧过头啃咬起小栗的唇。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0)
热度(90)
© Echow | Powered by LOFTER